智能气功 首页 智能气功 练功的故事 查看内容

庞老师讲练功故事第二集

2011-6-26 16:2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451| 评论: 0|原作者: 庞明

摘要: 庞老师讲练功故事第二集 小孩子不会说瞎话 小孩子光明磊落,真诚坦白,是高尚的人,有什么说什么,正直无私,不为自己辩护。看小孩子打架,把那个孩子打哭了,“我打他了”一般的孩子都会这么说。摔了个碗,谁摔的 ...

 

老师讲练功故事第二集

 

 

小孩子不会说瞎话

小孩子光明磊落,真诚坦白,是高尚的人,有什么说什么,正直无私,不为自己辩护。看小孩子打架,把那个孩子打哭了,我打他了一般的孩子都会这么说。摔了个碗,谁摔的?我摔的!你怎么摔的?我就摔了!真诚坦白,纯洁,和玻璃瓶一样,透明,有什么就什么,不会说瞎话。记得70年代末期,80年代初期,我们有些朋友到礼拜天就聊天,叫智力撞击。家务活都留给女同志了,所以有的家里人不愿意让我们老聊。一敲门咚咚咚,孩子出来了,你爸爸在家吗?”“妈妈说了爸爸不在家,”“你爸爸真不在家?”“在家哪,妈妈让说不在家。小孩子不会说瞎话。在这一点上小孩子符合马克思主义唯物论的反映论,外界有什么,他就反映什么,跟镜子一样,连他妈妈说的话一块反映出来了。这是意元体的反映,小孩子经常是这样。妈妈告诉他:什么什么事到外边别去说呀。到了托儿所跟阿姨说:阿姨,我们家什么什么事不让说。反映论就是这样,有什么反映什么。这就是小孩子的真诚坦白,纯正无邪,不会虚妄,这就是人的本质,人就应该是这个样子。(摘自辅导材料《混元整体理论》,第六章道德论,第一节 道德综述)

 

死了人也高兴

小孩子无忧愁,没有恐惧,也没有恩怨情绪,总是高高兴兴。不是小孩子哭就不掉眼泪,对他来说都不存在伤心问题。小孩子打完哭,一扭脸就忘了,还是好朋友,今天上午打了,下午还一块玩,或者刚打完,马上又玩,他脑子里边没那么多概念。这个东西,都想玩,你抢我的,我抢你的,抢急了俩人就打,也不会老打,打几下就完了,不打死架,谁抢过来把它扔了就完了,脑子一分散干别的去了,忘了。小孩子对周围的事物高兴,他愿意要的时候就抢,不愿意要的时候一推就走了。什么唉呀他把我的东西拿了走了伤心了、丢了东西伤心了,没有这种事情。一个好玩的东西你藏起来,他找不着就又玩别的去了,他不去联想那么多,他脑子需要的东西太多了,什么他都需要,新鲜就行,就高兴,你弄个大窝头,大伙一块抢着吃,他没吃过,他也抢。什么好与坏,不那么分别。说这孩子不知好歹,小孩就是不知道好坏,你好但不新鲜老重复它,他就不干了,多不好的只要新鲜,他也高兴。没有忧愁,他不懂得忧愁,因为他生命力非常盛,意元体里边什么都是生长。

我记得前些年我一个亲戚死了,他那个孩子都四、五岁了,他看着爸爸在那躺着,说你干什么死呀?因为他不知道什么叫死。说完了看他爸爸也不言语,到外头跳皮筋去了。所以对小孩子来说,什么悲哀呀,死呀,都是自然规律,什么都是自然的。看到送葬的死人,他就叫死人喽……”。喇叭一吹,挺高兴,心想死人吹喇叭,娶媳妇也吹喇叭,他不管死人还是活人,一听吹吹打打就高兴,他不把它们连在一起,只要场面挺新鲜,对他是个刺激,有生机,有生命力,就高兴。小孩子没有忧愁(忧愁是成年人,忧国忧民哪,有人甚至杞人忧天),这也是自然社会道德的一个特征。(摘自辅导材料《混元整体理论》,第六章道德论,第一节 道德综述)

 

夏莲居居士和释迦牟尼弟子

一般讲练练功情绪变好了,这是一开始;等再练练,气足了,养那个神,神也开始足了,要是那个“邪”神足了,碰到事就容易发脾气,容易吵了。记得1964年,佛教界大居士夏莲居居士,80岁跟老伴打架。怎么回事?那是有点功夫了,意识要变。意识到了一定层次,它影响到混元气,在这个时候,能不能定住心,能不能按照道德要求去做是关键。你的意识上升了,你的气就跟着清明了。练功的时候,这些情绪、道德情操很关键。我们一开始练功还觉不着道德混元气,以后你觉得情操变了,气场也在变。这时要注意这是在清你自己里边呢。不少人,清不过去,私字、我字占了上风,这样,弄不好就是心脏堵塞,要不就是脑出血。

不要以为练气功这么简单,真到一定层次,弄不好就出事。释迦牟尼活着时据历史记载,有百十个弟子冲死了,若要修低点,还不如不修好。过去因为人们不懂得这些道理,也就解决不了。不过意识问题虽然懂了,解决起来也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大家可能想,将来我可别冲死。冲死也得有个资格,别以为练几天就冲死了,不那么简单。意识在变时,不变到关键的时候,冲不死你。你这儿一变,这个私字占了上风了,你总也过不去。一般的练气功脑出血,那可不是这么冲死的。道德对混元气的影响,就这么简单的说一说。(摘自辅导材料《混元整体理论》,第六章道德论,第二节 道德及其对人体生命活动的影响)

不懂道德不能入圣

古人练气功就是练自己,自身的身体健康了,自身的功能强化了,自己要超凡入圣达真了。他们把人孤立了,把人和社会割裂了,没整体地考虑问题,因此,古人虽然一直讲超凡入圣达真,但是他们没能做到(道家忽略人的社会性,佛家虽然讲普渡众生,但是他那个因果报应三世学说又立不住脚,所以佛教也没能解决了这些问题)。咱们看小说,什么邵康节真人、什么葛洪真人(就是葛雅川真人)、陶宏景真人,超凡入圣达真了吗?真到哪去了?不是真到土里边去了吗?古时没火烧,死了就埋。王重阳也是真人,别人的骨头我是没看着,王重阳的骨头我在陕西重阳宫看见了。

张道陵天师、陆修静天师、邱长春天师,这四大天师哪去了?邱长春——邱祖的尸体在白云观后面的一个庙的一座塔下面,不也死在那儿了吗。所以过去讲超凡入圣达真,讲的很好,真要是超凡入圣做不到。孔夫子孔圣人活着时也没当圣人,周游列国到蔡国,差点让人把他打死。孟子当时也没成圣人,他们死了几百年之后,才把他说成圣人的。所以真正讲超凡入圣达真成了一个口号,因为他们还不懂得这个道德问题。(摘自辅导材料《混元整体理论》,第六章道德论,第二节 道德及其对人体生命活动的影响)

冲神

讲到这可能还有人不大想得通,结合这个课题,谈谈冲神的问题,使大家对意识活动、对人的本质起作用能理解得更深一些。不练功的人他照样可以出现精神的不稳定,脑子里想这个想那个,脾气也不好了,容易急躁……都来了,这绝对不是练功冲的,这是什么问题呢?我在工厂呆了二十多年,一到评工资时,医务室看病的人准多,他说不知为什么睡不好觉,吃不好饭,其实,他想,评工资有没有我?我得罪过什么人,这次恐怕调不上我,尤其调工资有比例数,一评一搞一两个月,工资没评上还落了好多不是。有时你什么什么都好,就一点不行,这时脾气容易急躁,容易跟人家吵,象这个情况是脑子里两种思想做斗争。毛主席的警卫员为评工资哭了,毛主席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评资时。”象这种情况,不练功的人受到外界刺激,可以引起精神一定程度的紊乱,这些人平时可能是慢性子,不着急,可到评工资时也容易产生情绪不稳定。我们练功的人,你敏感点,所以脑子里虽然还没有这么多不愉快的东西,但是平时我们有一些疑问的东西,不像评工资那样明显的思想斗争,还比较隐藏一点,一练功变得敏感了,就显出来了。 

这种情况算不算冲神呢?这不是冲神,是气足了点,把神的功能强化了点。还没到冲神那个阶段呢。冲神的情况,得你的气比较细了,而且气比较稳了,意元体里改变参照系特难受,改变习惯特难受。这要提高一个层次(改变人生观),旧的人生观还掌着权呢,新的人生观想推翻它,这相当于脑子里一场上层建筑的革命。那时冲起来真是吃不了饭、睡不了觉,心里边总是难受,要死的心情都有。现在脾气不好,着急,属于起烦,这还不是冲神。当然要说绝对不是也不行,划个杠杠,那也不好划,一般的那是气冲的而不是神在变。如果有情绪,应该知道是自己神不稳(神不能做主)的表现。不管是冲神也好,性情不稳定也好,你都得自觉的来解决这个问题。(摘自辅导材料《混元整体理论》,第六章道德论,第三节 道德、自我、人的本质)

康复部学员耗功

再谈谈咱们智能功练功的问题。练功关键是要练我们意识统帅的能力,意识要做决定。首先要懂得我要练功,我练功还要符合练功要求,这本身就是我们意志做出决定来,我要这么做的。要这么做就要克服我们肉体的干扰、困扰——肉体不高兴、难受,如果你意识不改变,我就要坚持下去,它难受也不影响坚持。咱们现在需要搞撑臂、耗功,这次教练员班六班结业时统计,有的人在撑臂的当中出了功能,不撑就没了。一撑又出来了。有的老师给我写条子,这么短短的时间练功,这么耗功,是不是喧宾夺主了?他自己不敢去撑,害怕出问题,实际上老师们来这工作后经常教功,拼命练功的时间少了,有些老师的吃苦精神还真不如同学。我们学功就是练功夫的,你练功夫不刻苦练怎么行?还有个说老师这限度是多大?三个月练功撑臂两个小时是不是超过了这个限度? 

前天(19931228日),康复一部结业,一个内蒙的心脏病学员,心力衰竭很厉害,北京阜外医院决定两个月换瓣膜。他来这儿练功,自己一下耗了八个半钟头,心力衰竭好起来了。有的病人站庄站七个钟头,是康复一部的学员。当然对病人来讲,要在他自愿的情况下搞,有的病人思想有负担,他一边耗一边想我这么重的病耗功不死的快点?真那么耗,死的就快了。意识作用嘛。他自己主动运用意识:我一耗就好了,这么耗就耗好了。这都是靠我们意志的力量,锻炼意识力量来统帅生命活动,你脑子想我没问题,脑子想正常,意识里边一正常,一坚定,生命活动就跟着变化,这就是整体观,我们意识起主导作用,你脑子里正常了,我好了。一件事,意识活动不一样,结果就不一样。(摘自辅导材料《混元整体理论》,第六章道德论,第三节 道德、自我、人的本质)

 

劳动三月治肝病

就这问题我有个体会,一般说肝病不能累。1964年我闹肝病、发着烧,让我去西山劳动,我这人是什么苦也不在乎,劳动就劳动去。高高兴兴,当然身体也很不行,我走路走不动,干活也还拼命干。比别人干的还多。劳动三个月,我把肝病劳动好了。要是想一劳动就肝硬化了,那就麻烦了,别害怕,高高兴兴的,就死不了人。(摘自辅导材料《混元整体理论》,第六章道德论,第三节 道德、自我、人的本质)

 

最后一班岗?

将来我们工作之后,是把它当个职业看,还是把它当个事业看?这都是意识里的东西。你要把它当个职业看,我做这工作为了我的生活,养家糊口,这个观念从事的工作就是职业。你要认识这一事业的巨大意义,作为事业就不是了,这是我的精神需要,我要主动为之奋斗,不惜一切代价,把自己的生命、把自己的一生交给这个事业。把我们智能气功这个具体的行业,它对人类的意义、对自身的意义拿到事业高度上去看待。而这个事业要促进整个人类奔向世界大同。如果懂得这个道理了,那么你在哪儿干都一样,在中心里干,是干这个事业,到各地去干,也是智能气功事业。

咱们原来有一个管库房的职工,去年我们精简机构,通知他回去。正赶上麦收,家里爱人也来信了,既然中心让你回来你回来进行麦收来吧。这个同志给爱人去信:麦收回不去。因为现在正交接工作,以前我接工作时就接乱了,这次我不能再乱着交给别人,要把工作整理得清清楚楚,交接工作完成后,还得把新同志带一带。领导讲:你要站好最后一班岗。他说:我不是站好最后一班岗,对我来说智能气功事业到我死才是最后一班岗,我在中心干智能气功事业,我回去后还要继续从事这项事业。我没死怎么叫最后一班岗呢?所以我们应该把智能气功拿到事业的高度上来对待它、认识它,这样精神状态会更加顽强,搞智能气功事业的信心就会更加坚决、更加有力,练起功来就会更加自觉。我们要搞智能气功事业,你就应该有你的资本。(摘自辅导材料《混元整体理论》,第六章道德论,第三节 道德、自我、人的本质)

 

半天时间把一个法师说得还俗了

传统气功,无论佛家、道家都有一整套理论。佛家要人去掉烦恼得到解脱。很多和尚对自己所学的经都背得滚瓜烂熟,讲经在唐朝以后已经形成风气。比如讲《佛说阿弥陀经》,解题就能讲半天。他们搞了很多的理论,但绝大多数人都没有认真实践,不要说得到类本质解放,连一般入定都做不到。有两句俗语:自幼出家贪色,老年出家贪财。从小出家的因没接触过女人,过不了色这一关。年老的生儿育女这一关已过,看透了人生出家去了,但财这一关不好过,除非很富的人,绫罗绸缎、鸡鸭鱼肉、金银珠宝都有过,不需要这些了,这一关就好过。这就是说需要实践。那些人实践不够,只背书本,背到最后也得不到真正的生命解放。

91年我出国,遇到一位很有名气的佛学法师,佛教徒对她崇拜得五体投地。她要和我谈谈,我说:是讲科学佛学还是讲佛学佛学?她说:怎么讲都行。”“把你信仰讲没了怎么办?”“你要真把我信仰讲没有了,我就不信了。我看她挺开达,就从四个问题同她讲了半天。从佛经讲,讲到最后不是佛学了;换个题讲,讲到最后又不是佛学了。讲了四个问题最后都不是佛学了,我走半年后她还俗了,她学了十多年佛,就这个别人见了都要顶礼膜拜的大法师,半天时间说得她不信佛还俗了。说明什么呢?一方面她的佛学理论有缺欠,另方面她在缺欠理论指导下也没有认真去实践。在谈话中我问她:你给人讲佛经,救人出苦海,离苦得乐,不要受欲火的煎熬,不要受人世烦恼的干扰,使人得到清凉,得到幸福。你出苦海没有?你和我谈话时脑子想的那些东西煎熬不煎熬你?因当时她想了些不应该想的东西,我这样一问,当时脸就红了。我说:你自己还有这么多烦恼,怎么能去解脱别人,给人背诵了好多佛经,你无非就是带腿的佛经架子,或者说是一个录音带。讲的经不是从内心出的东西,只是看了书随便说说,没有修持,自己都没有得到解脱、解放,怎么让别人解脱、解放。所以最后她还俗了。

讲这个小故事就是告诉大家,混元整体理论把练功作为实现人的类本质特性解放的物质武器。这是仿照马克思讲的无产阶级解放,把辩证唯物主义当作理论武器,而辩证唯物主义把工人运动当作人类解放的物质武器而提的。我们从生命解放的高度,讲理论和实践互相为用。理论和物质结合到一起,才能成为真正的内容,才能实现人的解放。(摘自辅导材料《混元整体理论》,第七章优化生命论和混元医疗观)

 

蜜蜂与熟爪蟾

记得59年我有一中医老师,他研究一辈子妇科,治疗不孕症效果非常好,吃他的药想生男就生男,想生女就生女。是怎么研究出来的呢?研究蜜蜂研究出来的。蜜蜂比人高明,蜜蜂有蜂王,有雄蜂、工蜂,把卵产在王台的,这个生出来就是蜂王;工蜂也有一蜂台,卵在那里生出来就是工蜂。他想研究研究给挪个地方行不行。结果发现把工蜂放到生蜂王的王台上,也就变成蜂王了。

原来变成什么蜂不在于排的卵是什么,而在于营养环境和给它吃什么。据此研究出生男生女用不同的药。这说明遗传是一方面,还有外面的环境,按照智能功的理论这两者一混一化生出新个体来。遗传的信息是全息的,你给它什么环境都可以化,这地方环境中有什么混化条件,它一混化就变成什么样的东西。

前面讲过把一个熟爪蟾(青蛙的一种)小肠细胞的细胞核取出放入没有受精的卵细胞浆中,它就可以变成一个熟爪蟾。小肠细胞能长出青蛙来,什么道理呢?因为小肠细胞的细胞核中遗传工程是全息的,小肠细胞的细胞浆中不是全息的,只具备小肠细胞的遗传信息,小肠细胞的细胞核在细胞浆中混化,只能生成小肠细胞。卵细胞的细胞浆有卵的全息性,把具有全息的遗传工程的小肠细胞的细胞核,放到卵细胞中来,小肠细胞的遗传全息性与卵的整个生命全息性一混化,变成整个个体了。

这些道理讲清楚了,一个新生个体的发育需要整体的环境、整体生命结构、整体时空导向下来与之混化,一个简单的有它全息性,一混一发展,周围环境还有气再一混化又发展,一步一步混化,整体时空混化。(摘自辅导材料《混元整体理论》,第七章优化生命论和混元医疗观,第一节 优化生命论)

 

打破偏执说辟谷

这里要讲的是偏执。关键的偏是常态智能占了主导地位,把超常智能抑制,现在的人是目前地球上发育最完善、结构最复杂、功能最高级的生物,他蕴藏着或者说淀积着整个宇宙从形成到现在若干亿年(一说140亿年,一说200亿年)以来的信息,自然信息、生物信息全部都有。人可以接受有形有象的物质,也可以接受非实体物质——能量,也可以接受信息,是通过这些物质交换来维持生命活动。人类可以接受常态智能信息认识世界,也可以接受超常智能信息认识世界。但由于人的偏执发展,我们的人主要是继承了从动物那时候来的接受实体性物质、有形有象的物质来维持生活,像吃饭、穿衣,把接受无形无象的物质的能力抑制了,不发展了,只是按照一般最简单的遗留下来的这部分内容去完成生命活动了。

如果我们能把偏执打破,不把接受实体性物质做为唯一生活来源,那我们就可以不吃饭而照样生活。如练气功的辟谷就可以,个别人受点刺激不吃饭了也照常生活。这些事实说明了人的生命力是多方面的,只是受了固定影响。孩子一哭家长就赶紧喂吃,而不是一哭就发气;说孩子饿了吧,而没有讲孩子缺气了吧。如果小孩子一哭家长第一念是缺气快给加气,我想不吃饭照样长准能行。全家人要一致,你给快加气,那个说快喂奶吧,就麻烦了,当然加气也不会白加,长大后特异功能可能出得快点,也可能特异功能就不丢。

1988年听说河北有个女孩子生下来就没吃过饭,只喝水,二十多岁了,挺健康,照样干活。她的情况也不一定是家长给加气,有她的特殊性。有的人加上气功这个规律肯定能解决问题。再一个偏执是特异功能问题。爸爸妈妈从小没教特异功能,只教常态智能。超常智能接收事物就接收不了,更谈不上搬运、透视了。如果大家懂得了优化生命,掌握了人的发育特点,懂得了是混化的,就应该从着手创造条件。(摘自辅导材料《混元整体理论》,第七章 优化生命论和混元医疗观,第一节优化生命论)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195818岁中专毕业,从学校出来后一切都靠自己,学一切东西、练一切东西都得靠自己。业余学中医找老师,下班后骑自行车到东单三条约十几里地,晚七点开始学习,九点半结束再骑自行车回去,那时一路上连路灯都没有。学气功、学武术都是这么跑。找老师也是这样,我一天上班晚上还开会,到老师家去就没什么时间了,就是偶而听一点,自己还得翻书去,真正要学出本事来关键是靠自学,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青年人只要下决心拼,就一定能够优化自己,越困难越容易优化,过去讲出污泥而不染,都不好你自己好,这个环境培养了你。我们每一个学智能功的同志,青年时期优化自己要从这个高度去认识它。在中心我还给你们讲课,写了书,从初步来讲应该说这书是过了关的,如果我们自己认真学,我想一定能够优化自己。

记得59年我还住在南郊,一次汞中毒之后经常发烧,眼睛看不了东西,就这样了还得拼命干,工作不能丢,学习不能放,看书看不了,一看一个黑团外面一个金光圈,只好复习背旧的。所以同学们一定要自己约束自己,你们能不能自动地结合成几个小组,也叫优化组合吧!有那么一批人冲一冲,要是大家能够从难从严去拼,一定能够进步得快,如果有人领着,绝大部分青年人都能跟上趟,青年人怕累、懒的是少数,只要一鼓劲,一做动员,形成气氛,年轻人连死都不怕还能怕苦怕累?不怕。同志们要自发地努力起来,愿意努力拼的、愿意纪律严的同学先组织起来,先拼,愿意跟的就跟。同学们能够自己积极起来,我想对优化生命活动会更直接,效果会更好一点。

前边讲过要大家刻苦练功。还有一个学期就要结业了,怎么能够利用最后一个学期搞得更好,真正练功夫,把自身完美起来。真是有志之士要下决心完美自身、优化自己的生命活动。我上学毕业最后生产实习时,在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实习外科。这个科有上海第二医学院毕业的四个学生,他们是55年毕业的大学生,到58年刚升成主任医师,可他们就敢干,肺切除、脾切除、胃切除这些手术都做了。一般那时主治医师好多手术还都没做过,他们说反正我们有这么多病人不解决怎么办,他们与中苏友谊医院协作,有了问题请他们来指导,大的手术帮助做。所以说实践出真知,我在那儿实习很受感动,要是医生带着你十年也做不了这么多手术,他们就是四个医生大胆实践。我跟老师练拳时,老师不去就是师兄弟几个一块练。说这个例子什么道理?就是学习要靠自己钻。青年期的优化结合咱们的情况多说了几句,希望大家结合自身的优化来搞好我们的学习,搞好我们的练功。(摘自辅导材料《混元整体理论》,第七章优化生命论和混元医疗观,第一节 优化生命论)

 

恭敬才能长功夫

同学们学习,现在你如果不抓紧时间,再过十年之后,你们再想听我讲课可能就不大容易了。我给大家讲你怎么着也还接点信息吧,可有的同学们时间一长了就疲了,他没个日新月异,我今天和昨天不一样,老师一讲话我有什么感觉,多体会体会,恐怕就没人想过这些问题。今天老师讲课我有什么感受,听讲课不是光听文词,有什么感受,在这个气场上我感觉什么样子,体会一个内在的感受。

以前我们见老师好见,一说见师爷高高兴兴、恭恭敬敬的,见一次就得有一次的感受。内心中这个心情要建立不起来,那心心相印你就印不上了。讲中心的工作人员,一开始留校工作挺高兴气挺足,等工作习惯了,再见老师就没那种感觉了,和在教练员班见庞老师态度就完全变样子了,那功还长进得了呀!你跟老师接气怎么接?这种思想就不可能了。这些问题我在工作人员中还都没怎么讲,因为当有些人他对老师有了些想法之后,你要批评他,他就从别的道上去想了,在中心我既是老师也是领导,人就讲:老庞想方设法、变着法地搞他的特殊地位,让别人毕恭毕敬,唯命是从。有时为了提醒大家:要从恭敬中去提高功的事情不讲对我。这是给同学们讲课,给职工不这么讲。我希望从讲课这个场,使同学们接到气,长功夫。

为什么我出去做场报告,有的人就出功能了,有的人见个面说几句话就长本事了,有的跟老师说几句话病就好了。什么道理?他自身内部的积极性动员得比较好,我这对大家都是一样,你自己把这个气用起来了,你就好了,你自己用得不够,就差了。在四川,组场后细菌的生命力就旺盛了,试管不论是开着、盖着都比别的细菌增多了。混元气拿管封起来照样能进得去,如果自己能接,气多了不就长功夫嘛。我们自己长不上去,有时就是自身的精神境界没有很好地去接,因为你那意识有你自己独立的一套东西,就不好接,是这个道理。无论怎么讲,我在学校差不多每周讲三次课,如果真是恭恭敬敬、安安静静认真地去学,时刻有长功夫的概念,一见老师想我要优化自己,我要用这个场优化自己,在青年时期本来是应该好变动的时候,自己能够用理智来解决这些问题,加上气场,再加上老师的作用就很容易优化。我把青年时期的优化结合同学们的情况说一说。(摘自辅导材料《混元整体理论》,第七章优化生命论和混元医疗观,第一节 优化生命论)

 

中医与气功

记得1979年召开第一届中西医结合座谈会,只有十几位西医参加,其他都是中医。那时会上一谈气功就只谈气,还没敢大谈气功。当时我在北京组,该组有几位七十多岁的老中医,卫生部中医局吕炳奎局长也在这个组。当时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前辈说:吕老,如果听了他们这几个人的,中医就完了,现在要保护中医首先要保护这些老人,别让他们死了,如果我们这一辈再一死就完了。

就这位老同志过了七个月不反对气功诊断了,因为他看到《列子?亢仓子》那一章有透视,他想古人也不会胡说八道,也就承认气功能透视了。现代的人还这样,古人也就可想而知了。所以中医也不把它作为一门学问,而是把它作为中医的一种手段。因为古典的气功理论、精气神理论、经络理论、气化理论、阴阳五行理论,基本上和中医是一致的,而且两者互相捧,你捧我,我捧你。(摘自辅导材料《混元整体理论》,第七章优化生命论和混元医疗观,第二节混元医疗观)

 

心病还需心药医

中医名医过去用情志疗法,用五脏的五情相生相克的办法。曾有一个女子,丈夫外出多年没回来,得了相思病,怎么也医不好。来了一个名医,一摸脉,这是二阳疾病发心脾,有不得隐曲,有隐私,不好治。对家人讲,此人过度思虑,吃药也治不好,要用精神来治,我就让他生气,脾主思,肝主怒,木气来克土才行。家人说,只要治好病就行吧。到屋内对青年女子用不干不净的语言说她,她听了,一蹦起来就骂,原来动不了的,病好了,起来了。过去有的高明的医生能用情志治病。

说还有个病人总拉肚子,是因为害怕引起来的,精神紧张拉肚子。一摸脉是属于肾气的,吃药也不行,怎么办呢?用脾,脾主思,用思来解决问题。医生懂得这个道理。那人会下棋,两人就下棋,一般上午要上几次厕所,下棋一上午也没有去上厕所。(摘自辅导材料《混元整体理论》,第七章优化生命论和混元医疗观,第二节混元医疗观)

刀枪不入骨软如棉

一般的生物,它自己的气场,可变性是比较小的,只要外界来一个比较强的场,把它占据了,自身这个气场就受影响,于是你受了损伤了。非常快的作用也是如此,刀一划也一样。慢的作用是慢慢过去,快的作用是一下过去的,一下占据的。但首先损伤的是气场。

懂得这个道理,慢慢就理解硬气功了,因为人身上的气是可以改变的,气能够随着意识被统帅。硬气功拿刀砍为什么砍不动?就是通过意识改变了气的分布,用意念把气强化起来了。气强化了,再来砍,气要抵抗你,砍不动了。一般的硬气功是刀枪不入,砍不动。还有一种也叫刀枪不入,不过那不叫硬气功叫骨软如棉。练硬气功第一步要先练到硬,砍不动,棒子打也打不动;有了这个基础还得要练软,刀一砍就进去了,拿出来又正常了,一扎,扎着骨头穿过去了,拔出来是正常的,那就是讲练第二步骨软如棉

所以刀枪不入里有两种,一种是硬的,金钟罩铁布衫;一种是骨软如棉,拿刀一砍,刀砍进去了,胳膊不断。就需要先练最简单的,拿一个比较粗的铁条,或拿一把小点的刀子,往胳膊上一扎,刀子从那头露出来了,拔出来一看又长上了。一开始可能肉长得慢点,一拔出来动一动,一会再看皮肤完全正常了,那就不会长疤痕了。一般咱们受了外伤长斑痕,他有了功夫受了外伤不长斑痕。外界损伤温度也好,辐射也好,机械伤也好,首先都是损伤气场。因此,我们平时就要练得气充足,使气场增强,气场要随意念能变化。当然练到最后不去用意念,场也是充足的。(摘自辅导材料《混元整体理论》,第七章优化生命论和混元医疗观,第二节混元医疗观)

 

撞车三故事

我们前面讲课也讲过这个例子:北京一个73岁姓蔡的老辅导员,人们叫她蔡大姐。一天晚上出门横穿马路时,还在考虑工作。没注意一辆大卡车一下子把她撞倒了,从身上压了过去。她在被撞倒的一刹那突然清醒了,脑子里闪现出混元灵通的念头。眼看着卡车从胸上压过去了,车一下子停住了,把她卡在前后轱辘中间。她爬出来了,这不见鬼了嘛!司机说,“老大妈,怎么样赶快说。”她说没事。司机说真是怪了,好几吨重的大卡车压过去,至少也是粉碎性骨折。送医院一检查,只是把膀子撞坏了点儿。她被车一撞撞了膀子,撞倒了,心想“混元灵通”,汽车一下子轧过去了。这比硬气功表演汽车过身精彩多了!表演汽车过身还要一块板子,用板子一挡把汽车的重量消多了,这是真撞,是硬压过去。

去年我上武汉,一个同志说,他也让汽车撞了,压了一下也没事。山东莱州的史校民,是抗日战争时期的爆破大王。日本鬼子特别怕他,他爆破了七十多次都成功了,所以日本鬼子怕他,登报说史校民死了。他现在搞智能功,是莱州智能功研究会的理事长。93年春天我去济南做报告,虽然没发票给他,他想老师来我得去。天下小雪了,路比较滑,一行四人开着“桑塔纳”大清早出发,从莱州去济南。前面有一个大“黄河”也往前开,对面来了车,大“黄河”一刹车,就横在马路上了,桑塔纳速度也不慢,从后面一下撞到“黄河”上,他一看赶紧喊“混元灵通”,车一下撞上了,桑塔纳车头撞碎了,立刻翻到路沟里去了,还好没有着火,门瘪了也开不开了,里面坐着四个人,老头70多岁又高又壮,他爬出来后把其他三个人一个个都拉出来了。有的人碰破点皮,有的可能有点骨折,赶紧发气“没事”、“没事”。他看看自己只是眼镜腿把头碰破了点皮,流了点儿血,又是在前边坐着腿也碰破了点皮,别的什么事也没有。等警察来了以后,问“死人弄到哪儿去了?”桑塔纳都撞碎了,人还不死?!他说,“就是我们四个,不是死人是四人。”因此说气场是可以改变的,(意念改变它)当时非常紧急,关键在一刹那,意识定下来就解决问题。

咱们智能功已经有45起车挨撞的事情了。但一个骨折的也没有,你看怪不怪!只是以前我在黑龙江办班,我坐的那个车把我们站长撞骨折了。那时是88年,气场还不够强。不过也好,让辅导员们学了学气功治骨折。那是辆刚买的豪华皇冠车,从哈尔滨机场往市内走。那个司机犯傻,该超车不超,我也有点困,迷迷糊糊,觉得可能要出事。我刚一迷糊眼,“咣”皇冠车一下子撞到大“黄河”的挂斗上,车一下立起来了,这一刹那,我想“你还是下来吧”,车没翻过去又回来了。车头碎了,保险杠断了,可玻璃一块没坏,门也瘪了,站长坐在后边把腿伸到前边来,一颠把骨头拉断了。我从车里出来之后让她出来,出来后她说腿疼,不到半分钟肿出了一个大包,内出血很厉害。我一看是粉碎性骨折,拿手捂上说没事,她问:“老师怎么回事?”我说骨头膜碰了一下,骨膜出血。捂了一会儿,我说起来走吧没事,她走了会儿疼没有了。过了40分钟又要了一辆车,回去吃饭,上楼休息了一会,我说找车去医院照个片子,学习学习,她说学什么,我说回来就知道了。到医院一照片子:粉碎性骨折,四个骨头纹还在。医生问怎么回事,说撞车了,问撞了几个礼拜了,回答说上午十一点撞的。医生很奇怪,没听说上午十一点钟撞车,下午4点就好了。告诉她是粉碎性骨折,赶紧住院。站长说我住什么院,我都好了,什么粉碎性骨折,爱粉不粉,爱碎不碎,我们老师给我弄好了。有个骨科研究会的理事也在练功,跟着车去的,一看片子说赶快住院打石膏,站长说我都好了,不打。拿点止痛药吧,也说不要,说老师让照个片子就回来。回来后,告诉我是粉碎性骨折。我说是吗?“是”。我说真的?“是真的。怪不得你拿手捂就说骨膜出血,我心想骨膜出血还捂着干什么!”我让你们学习学习。第二天骨科研究会的那位同志早晨就跑来了,说一定肿得很大,一看一点也不肿,什么事也没有。走路、干活都没事,是左脚外踝骨粉碎性骨折,还掉了玉米粒大的一块骨头,说要动手术,要不然就得“关节鼠”痛得厉害。“我们老师说没事。”以后骨头也没取,又长回去了,看来骨头也有亲合力。

像这些问题,就是讲气场不变化就没问题,气场有变化就是病态,在这一点上,希望大家要认真多领会一下。外来的病变关键是改变身体周围的气场,气场一变化就病了,不变化就不病。(摘自辅导材料《混元整体理论》,第七章优化生命论和混元医疗观,第二节混元医疗观)

华容道关云长放曹操

一个人离开了精神谈不上别的,而我们要想做件事情,不要以为光有气就行了,有的人气很足,被人一席言语,气就拿不出来了。

咱们都知道,三国演义里华容道关云长放曹操。关云长多英勇,有一批生力军,碰到残兵败将,阵一摆,曹操怎么跑?跑不了!去拼,关云长正是当年英勇的时候,真是英武贯九洲,过得去吗?过不去!可是曹操几句话,说得跑过去了!等关云长醒过来要捉曹操时,曹操跑了,已经晚了。

所以很多时候,关键的一刹那,精神一动,整个生命力就发生变化。不是说你有多大力量就行了,有的时候你发挥不出来,精神不起作用,把精神闭住了。该闭住精神就把精神闭住,该发挥精神时,精神往外迸,迸发出无穷的力量,这都要靠话疗去做工作。(摘自辅导材料《混元整体理论》,第七章优化生命论和混元医疗观,第二节混元医疗观)

54

 

3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在线客服

  首页|Archiver|手机版|联系我们|

Powered by Discuz! X3.3 Copyright © 2001-2012 | 智能气功  版权所有 (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网站备案 鲁ICP备11011354号-1 ) | GMT+8, 2019-8-23 07: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