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气功 首页 办班调理 康复专题 查看内容

庞老师话疗第三课——与老学员谈治病

2012-12-18 14:1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339| 评论: 0

摘要: 如能在看网站中时时内求,外敬内静,心澄貌恭必有大收获。 99年11月17日14:15 今天和咱们老学员在一块儿谈谈。这一段没出去,没别的事,跟咱们老学员们谈谈。因为以前总有任务,到各地去跑去讲。现在一批****,倒 ...

如能在看网站中时时内求,外敬内静,心澄貌恭必有大收获。

  • 9911171415

    今天和咱们老学员在一块儿谈谈。这一段没出去,没别的事,跟咱们老学员们谈谈。因为以前总有任务,到各地去跑去讲。现在一批****,倒也好,咱们清闲点,拿一些时间来跟同学们谈一谈。前边谈了两场了。今天咱们是老学员。

    我想老学员在这儿呆了一段时间了,为了治病到中心来了,来了之后,这个病应该说是还没有解决。现在在老学员当中,需要怎样把这部分同学来这的要求和目的——解决这个病,怎么快点解决,这里边同学们有很多的活思想。不过这里边做得有点欠缺的地方,等以后有时间再给大家改,应该是同学们有什么想法问题,尽量写个条子,我根据条子来解答问题可能会比较具体点。今天由于通知我们部长太仓促了,这个工作就没有做。今天只是一般的谈谈。将来以后再和同学们细致地谈。今天我想跟同学们谈什么呢?就说是老学员了,学了几期了,有的甚至呆了一年二年了,这样谈的内容就和新学员不一样了。因为我们对功理也学了,功法也练了,有些书也看了。为什么我们同学们这些病还没有解决?这些问题到哪儿去解决,怎么去解决?因为我没有更多的带康复班,原来我还治病的时候还当医生,80年代治病也是到各地办个学习班,没有象现在老师们这样系统地带班。所以我谈的问题不一定很准确,而且以前的经验和现在来对比也不一定非常适合。不过同学们总是对庞老师抱着希望:庞老师一讲,一定能早日解决我们的思想负担问题。同学们有这个心理要求。

    wwW.zn315.com智能气功

    所以我觉得我们老的同学要想解决练功的效用,关键在哪儿?因为我们现在还是在练功的初步效应。我们练智能功有三个层次的效应。一个层次的效应,是把病治好。这个层次是在正常人以下的水平。我们普通人没病。我们现在有病,还没达到普通人的健康水平,现在练功就是要从这个最低的层次先把病治好。所以智能功的第一个层次就是治疗疾病,把病治好,达到普通人健康水平;第二个层次:把身体更健康一点,比普通人更健康一点,精力更充沛一点,这是第二个层次。健康人练功就不是为了治病了,是为了更健康,精力更充沛,工作学习能力、各种适应能力都更强一点;第三个层次,那就不是一般的健康了,还得练出点功能来,练出智能气功的各种超常智能来,还练这些东西。

    我们虽然说是老学员了,但是我们要正视:我们现在练功的层次同样还是在最初级的层次上,要从有病的层次练到健康层次上来,这一点是我们同学要明确的。你练了几个月也好,练了一年也好,练二年也好,甚至于有的练三年四年的也有。我记得上一期有个人我认识,他是广东智能气功研究会的,他练了六七年了,他也来治病了。我就讲,我们有了病来练功,就要把我们的水平层次摆对了,别说“我是老学员了,学了很多了”,别这么想,不能有这种思想。我们现在同样还在最基层练功,练功要达到的目的是什么?是祛除疾病,首要的目的是治病。要在这个基点上来考虑问题,所以你要是能够这样想,你就不会这样想:我练功老练这个啊,练了半天老是这个捧气贯顶、三心并站庄啊,贯气啊贯气啊,来点新鲜的吧。我想这是一个最根本的问题。

    所以今天这样给大家讲了一个多钟头,实际往场里边加了气,加了气里边就舒服,觉得挺舒服,里边气就足了,通了。身体里边和气很流通,气很通畅。很通畅,里边就正常了,往正常上变。往正常上变,意识就比较舒服,全身暖融融的,说不出来的轻松的感觉。觉得轻松气就通了。气一通,病就散了。现在大家都从意识里边想:散——。不用嘴嚷,从意识中想。好,今天咱们都得了好信息,让咱们都起好作用,都快点健康起来。

    不过我们还得正确认识,人体里边的生命活动是在不同层次上进行的。因为生命活动有好多层次,一层一层一层的。我们大家感觉不到这个层次,我们就知道干什么事情啊,工作啊,学习啊,生活啊,只能看到外在的、宏观的生命活动了,身体里边不同层次的生命活动,大家感觉不到它,身体里边还有不同层次的生命活动,大家好象还不理解,我举个例子,你就能理解了。

    一个例子,开学典礼上讲过。我们走不平的地,一走一拧,要栽倒了,身体里边马上就自动调整一下。当你走路,要栽跤没栽倒,身体的调整过程,调整你身体的时候,你脑子里感觉到怎么调整了吗?我们很多人有过这个情况。你感觉到“我要去拿东西,要去拿。”想就行了,可是你想了吗?同志们你想没想?当要栽跤的时候,身体里一弄,你想没想?没想。没有想为什么能有这个活动呢?这就说明身体里边有一种本能,这个本能能自己调节自己,身体一受到外界的影响,当你不平衡了,它就要调节自己。

    再有,人体还有种功能就是:当你很紧张也好,轻松也好,无论什么情况,脑子里边都有个反应点,是那个“我”。“我”这个反应点,它很明确,总在那里呆着,谁也没感觉到那里边还有个“我”。我们大家能感觉到那个“我”在哪儿吗?大家感觉到那个“我”在哪儿没有?也没感觉到。但是我一叫“小李”,“哎!”你马上就“哎”一下。好多人,一叫你名字,说“张凤兰”,“哎”。一叫,你怎么知道是叫你呢?因为你起反应了,这说明那个“我”总在那里呆着呢,就是你不知道它。如果我们能把这个“我”叫醒了,随时随地,“我”要起反应,“我”要做主,那就好。

    一个就是身体里有个本能,这个本能不知道;身体里边的“我”它可以支配生命活动,这两个你都不知道。这是不同层次上的生命活动。我们练气功,就要把这两个东西练出来。练智能功这个就讲得深一点了,因为老学员了嘛,就不能光是捧气——贯顶——老学员知识要多点儿了,我们要明确练什么。我们要把身体里边不能控制的本能练出来,把我们这个“我”练出来。那个“我”,就相当于人体生命活动的司令部。我们的脑子里发命令的,去迈步,去练功,去听课,脑子一发命令,就是从那个“我”那里发出来的。“我们下午上一号楼听老师讲课去。”我们就不知不觉迈着步子,拿着马扎就跑来了,这个就是脑子发出命令了。所以我们人的生命活动,大家没想过它怎么进行的?是这个脑子里边的意识支配着你做的,不知不觉地支配你就起作用了。大家就没有想过,我们怎么迈步啊,你拉着我去,我会不会动啊。没这样想,身体里边已经成为自然了,脑子里边支配,一说干什么去,甚而至于中午就睡不好觉,想着老师要讲什么啊?一讲就把我们讲通了,脑子一通了,气就通了、足了,就健康了,一下可以想很多,越想越高兴,自然而然就高高兴兴地来了。

    这个情况就是,我们的生命活动都是靠了脑子里边的意识活动来支配。脑子里边的意识活动,最深处最深处,就是那个“我”。那个“我”在起作用呢。“我”怎么怎么着。平时你想东西可以感觉到了,这个“我”就感觉不着了。我们练智能功呢就把那个“我”练出来。

    怎么练出来这个“我”呢?怎么练这个本能呢?这就成问题了,因为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脑子里边事太多了,想的东西太多了。想的太多了,就把那个“我”盖上了,本来这个“我”在那里呆着的,东西太多就把它压起来了、掩盖了,显不出来了,所以要想练这个“我”,不是练那个“我”,那个“我”在里边呆着呢,甭练它,只要把盖住它的东西拿开,那个“我”就显示出来了。我们现在脑子里想的很多东西,应该说不符合气功要求的。我们要练这个“我”干什么?拿这个“我”发命令要能符合气功的要求。我们现在同志们的好多生活,不符合气功的要求。我们学这么多道理,大家虽然听得懂了,真正做到了吗?比如说遇事不要着急,碰上事照样该着急还着急;不要生气,一不高兴了还是“呼哧呼哧”。对这个病不要有负担,不要有压力,但是他还想,我这个病这么办啊?还是有压力。什么道理呢?就由于我们过去已经习惯了。学的这些知识,别人给灌输的这些思想,它都打进去了。你一想问题,就按那个模式,那个框框,想起来了。所以列宁讲:“习惯的势力是最顽固的势力。”我们已经有好多道理已经习惯了,比如这个病不好治,那个病不好治,来“中心”智能功能治,说能治,可我怎么没好?脑子里有很多念头和想法,拿过去的念头一直在支配着自己。怎么知道是一直在支配着自己呢?如果我们在着急的时候,或特殊情况的时候,你是想着“混元灵通”还是想着那个病难受呢?这一疼,一不舒服,你想“混元灵通”,可都是想:哎呀,这坏了吧?就和平常干什么一急就叫“妈呀!”一样,说明你和你妈非常亲。没有这样:一着急就说“混元气!”打你一拳,一栽跟头就:“混元气!”只是这样:“哎哟!”一下。为什么“哎哟”一下,为什么“妈呀”?这就是习惯势力,它在脑子里边非常顽固了,一反应就跑到那里去了。有时一干事,腿疼,一走路,颠一下,就想可要注点意,为什么这么想呢?那是病,别坏了。这都是自然本能。自己也是在保护自己,不知不觉地在保护自己。

    再说个很简单的事。如果是正常人,他的手是正常的,摸什么东西,无所谓。如果手,被剌了个口子,被刀切了一下,就要包上点,上点药包好了,再拿东西就得注点意,不知不觉就怕碰着,脑子里就觉得是个病,别碰到它。特别会注意,稍稍一碰就“哎哟”一下子。什么道理呢?脑子里有个警觉点:这是个病,别碰它。这都是我们一般人的习惯,这样的习惯好不好呢?在正常人这里,应该有这样的功能,没这样的功能,我们一摸个火炉子,特别烫,你不知道往回拿,“滋啦滋啦!”把手都烧出油了,还不知道动弹,那不把手烧坏了吗?保护作用啊,它是人体生命活动正常进行的、自然而然的保护措施。那我们还讲这些干什么?这些保护措施,有的时候是好的,但有的时候它又不好,要一分为二。一般的情况,当你受到外界刺激了,你需要调节平衡,一调节平衡,正常了,这是好的。这时候你自己也不知道。比如来个细菌,剌个口子,感染了,细菌一生长,产生毒素了,人体里边就把细菌杀死。血液循环来了,血球渗出,这里肿了,红了,热了,毒素来了,在反应啊,发烧了……身体里边这一切过程,我们自己也不知道。身体里边它自己调节。那样发烧是为消灭细菌的,我们现在很多人不懂得这个道理,一发烧,快吃退烧药。其实吃退烧药并不好,一般来说,烧得不太高,不能搞退烧的。象我们上学的时候,医学讲道理,不能随便给退烧药吃。本来一发烧是身体里产生抵抗力,外来的异物要消灭它,烧一退的话,把能量浪费了。

    这些道理,身体里边是自我平衡的。你自己不知道,这个问题是好的,但是我们经常反应,有了病就有反应,这一难受就有反应,慢慢地不知不觉脑子里边就敏感了。有的时候,它来了一个外界刺激,身体里的正常反应本来是一个,可等我们成年了以后,脑子里边接收好多反应了以后,来一个刺激,脑子里反应五个,这就坏了,这就不平衡了。原来来了细菌刺激一下是个不平衡,可是反应过度了,又一个不平衡,两个不平衡。而且脑子来的反应不平衡,身体里还不好调节它。所以我们成年人很多的病是在人体反应过程当中出现的一个变态反应。当然这不是医学上的变态反应,是不正常的反应。我们身体里有很多病是这样一种反应状态。

    庞老师,你讲这些我没听清,怎么个意思?再举个例子,我们上学的时候,本来那堂课是上生理课,老师说今天做个硫化氢实验。把一种液体放到玻璃杯里,玻璃棒一搅,冒白烟,老师就捂着鼻子。都知道硫化氢特别臭,臭鸡蛋味。一搅,往外冒烟,老师就问,同学们闻到臭味没有?全班同学都闻着了,我也闻着了。我那时候个子矮,差不多靠前排,第二排坐着。全班都闻到臭了,因为大家都知道硫化氢分子能在空气中散布。老师说都闻到臭味了?说都闻到了,老师说这不是硫化氢。那为什么闻到臭味了?老师说,今天讲课给你们讲条件反射。因为你们做过化学实验,硫化氢特别臭,今天冒的烟是一样的,我告诉你是硫化氢,通过我的语言一说,你的脑子里边和你过去的意识里边一连,它就起反应了。没有的东西你反应出来了,就可以感觉到它[U1] 。这样的反应就不是正常的,变了形态的,属于一种变态反应了。象这个情况,它就可以在人体里边起作用。所以人的脑子起作用情况太多了。

    我们老师还讲过个例子,讲病理,讲过敏性哮喘。过敏性哮喘有对各种花粉过敏的,一到什么花一开,闻到花粉人就喘,有的人一碰就起疙瘩。有一次生理老师就研究,他说神经也可以起作用,我们搞个实验,一天晚上,这个同学来了,他有哮喘。在五十年代,晚上不象现在这么灯火通明,好多地方光亮度很弱,老远老远一个灯,迷迷糊糊的。往这一走,一个同学拿着一束花说,给你一束花闻闻,在鼻子处抖了抖,那个有哮喘的说,我不行了,等了一会儿,“呼哧呼哧!”喘起来了。没过半个钟头,十五分钟以后喘起来了,他碰了花味就喘。等喘了以后,到亮处让他看,你看是花吗?纸花!因为黑灯瞎火地看不清楚,他以为是真花,就喘上了,呼哧呼哧地喘得很厉害,拿听诊器一听,滋滋直响。这说明人体里有很多的反应,它是太过敏了,反应太过度了,这样的反应有人还不好治。

    讲这些道理,说明我们人体的好些病,可不象我们同学们理解的,病就是病!一检查有病,你说没病,这病怎么来的呢?它是根据我们的反应功能来的。我们过去在师资班讲过,人怎么得病,神经系统起的作用,也是讲的什么破伤风、炭疽感染,拿动物搞实验。这里边,跟这个神经功能的作用非常非常之大!我们能不能得病,跟这个神经功能有关系。我们五六十年代搞睡眠疗法。有些病不好治,吃安眠药,老是让他睡觉,慢慢睡好了。那时候搞睡眠疗法,一开始给的是三片安眠药,吃了就睡。吃一个礼拜之后,三片药换一片假的,换成淀粉片,吃了也睡。再后来只有一片安眠药,吃了也睡。最后三片都是假的,外边挂糖衣,吃了也睡。吃安眠药太多人受不了,怕肝脏受影响。搞上一两个月,好多病都好了。我们那时侯学前苏联的巴普洛夫学说,说人的大脑皮层高级生命活动能够主导人的生理和病理。方才讲的条件反射,硫化氢的例子,本来不是硫化氢,却闻到臭了,这就是生理性的,纸花的例子是病理性的,睡眠疗法治疗性的。这都属于高级生命活动。

    我们刚上学的时候,一开始对这个问题也不理解,说不吃药怎么能睡觉呢?学巴普洛夫高级神经学说,在五十年代学医这是项重要的内容,可现在医学院学巴普洛夫学说比较少了,一般学美国斯金纳的反馈学说,好象把巴普洛夫学说淘汰了。其实巴普洛夫学说有很多东西非常科学,我对它非常赞赏。因为气功好多理论和巴普洛夫学说是一脉相承的。他那个学说,神经系统能对人体功能起作用,他做过很多实验的。这些知识,很多医生学过巴普洛夫学说的他们也不注意,一到临床治病就把那些最基本的理论都忘光了。我这个人搞临床治病还想着基础理论,到现在也是四十多年了,这些道理还记着呢,还在用它,给同学们讲课也讲这些东西。

    我记得在七十年代,三十多岁,但是在医学上已经小有名气了,我治好病,很多病能治好。文革那时候我还是倔脾气,也受文革的影响,说要推翻资产阶级学术权威的那些结论,当时我也是牛鬼蛇神,也算个小权威,只是没被揪去住牛棚。我在基层嘛,小大夫,小权威,等于是臭豆腐,闻着臭,吃着香。说是臭知识分子,治病效果还好,还是监督使用吧,给工人阶级治病。七十年代,大医院不能治的病,许多职工家属,我都主动去治,非给他治好不行。打破权威的结论,这也是现在我们智能功的指导思想,好多权威的结论我要打破它,跟那时也是一脉相连的。在那个时候,我就经常给人治病,我就讲,我是个小医生,年岁不大,威信也不太高,为什么能治好病啊?就是把病人的积极性调动起来。当时我提出要开两张处方,调动两个积极性,一个处方是开的药,一个处方给病人讲道理。把道理讲通了,他自己神经一起作用,不知不觉,他自己起作用了。就这样,有很多难治的病,大医院治不了的病,我给治好了。所以到了79年我能参加全国中西医会议,全国63名代表我是代表之一,就是因为治好了很多的疑难病症。从62年开始搞中西医结合,到80年开中医基础理论研究座谈会,也是卫生部召开的,全国是123名代表,我也是正式代表。我是基层一个小大夫,为什么能这样?就在于用了西医的基础理论,用了中医的基础理论,从那时候和气功结合到一起了。所以扎针按摩,别人扎就不好,我扎就好,什么道理?我这还有气功在里边。而且到了七十年代,针就不扎进去了。把针放在肉皮上,呆一会,就行了,疼都不疼了,慢慢就起作用了。当然有些病当时可以见点效果,不是当时就好了,但好多病能治好了。当时也并不是光凭气,光凭医生,还需要病人和你配合。怎么和你配合呢?讲道理,把道理讲清楚。那时候还不能讲气功道理。讲气功道理那就是牛鬼蛇神,那得打翻在地,打到十八层地狱,踏上一百只脚,让你永世不得翻身。气功不能讲,就讲西医的道理,阴阳五行经络都不能讲,只能讲巴普洛夫的神经学说,还背毛主席给王观澜的一封信,王观澜在陕北得了病,毛主席给写封信,说“既来之,则安之,自己完全不着急。让体内慢慢生长抵抗力和它作斗争,直至最后战而胜之,这是对付慢性病的方法。就是急性病……自己也无所用其着急,因为急是急不好的。”因为那时经常给病人讲这些道理,所以现在还能背一点。这个情况就是来鼓励我们的病人和疾病做斗争。那个时候办法不多,只是通过讲那些道理让病人树立“我能好,病能治好它”,只是树立个信心。所以那时候只是给病人讲讲道理,开药或是扎针灸、按摩,让他树立信心,能好,他再活动活动锻炼锻炼,只是这个样子。现在不一样了,可以教同学们自己拿起战胜疾病的武器来。如果我们这里能够把这个道理讲清楚,信心树立起来,这就解决了。

    所以我讲我们到这来了,尤其是老同学,我们想想看,我们脑子里边那个“我”,深层的“我”那儿是不是:“我能好,我一定能好,我不但能好,而且很健康,我气很充足,我气很流通。”内心里边是不是这个样子?一翻身,一难受,“哎哟”一疼,心里想:坏了吧?这么想就说明你意识深层的“我”那儿气功意识还不够。如果一翻身一醒,第一念头是:混元气灵通!一动就想到“混元气灵通”,那就行了,深层里就有了。深层里有了,我想身体自然而然就好了。什么道理?因为你现在脑子里已经开始发生变化,原来脑子里边深层里有很多反应,有反应,脑子这里反应得很厉害,一反应得很厉害,它就发出命令来,因为它这个反应是要调整平衡的,从不平衡到平衡,如果有一个不平衡,按道理是反应一个,现在一过敏,反应出三个,这就三个不平衡,就从三个不平衡来起作用了。所以原来有病,本来没那么大,这里一敏感,就变大了,这样的反应,就起了坏反应了。这是什么道理呢?脑子反应反应,就坏了。同样还举这个例子,文革的时候我们单位一个办公室,有一个同志得了乙型肝炎,并不太重,他们办公室的人找我们卫生所去了。那时我已被解放了,在卫生所成了技术权威,因为好多是红医工啊。原来我们是二十几个医务人员,都下放了,下放了十九个,留我们六个,加上七个红医工,还剩十三个,我算技术权威。老庞啊,给我们弄点丙种球蛋白。干什么呢?我们那有人得肝炎了,给我们打点丙种球蛋白。我说你们这个肝炎不是这么传染的啊,要这么传染,一家人不都得病了?丙种球蛋白我们这里没有,要到防疫站才有。这个情况人家也不给,不是咱们说要就行。不象现在,到处随便买点就行,那时侯比较缺。要到防疫站申请,批准了拿钱回来才能打。这样弄不来。你这是资产阶级的学术权威,对我们革命派不支持。我说我可不敢啊。你们把我解放了,我还敢不支持?我说我弄不来。“你去弄弄。我知道弄不来。那怎么办呢?就给防疫站打电话,说我们这有同志得了肝炎,这同屋的给打点……人家说你疯了,你知道这个情况能给丙种球蛋白吗?我说我不打电话也不行啊,我是被监督改造的。他说不给,我说你别给我说,你给我们造反派听一听吧。我说你们给不给,他说不给。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不到一个月,同屋子的四个人肝功能都不正常了。哎呀,这一下我就遭了报了,你这臭知识分子够坏的。

    我就给他们讲,人家家属在一起生活都没得,你们怎么就得了呢,你们肝功能怎么就不正常了呢?这是什么道理?精神太紧张了,反应太大了,一反应大,这儿一个刺激,往脑子一传,传到脑子里去,脑子里边比较平衡,一反应,正常反应了,这应该怎么起变化,这儿很平衡地变化。如果脑子这儿很敏感,一反应,发出命令来,好,更乱了,这病就乱了,再来反应,再进信号,就更乱了。病就越来越厉害,恶性循环。

    我们很多人一敏感的时候病就出现恶性循环。我们现在有的病人就是恶性循环,越紧张病就越厉害,越厉害就越难受,越难受就越紧张。有的老同学想:我这里学了几期了,对智能功感情很好,我这里好不了,回去怎么交代啊?我个人倒是小事,智能功的声誉什么办?他心眼倒挺好。他紧张,想着快点好吧,不好可就麻烦了,给智能功丢人了。他越紧张,它那里出来越矛盾,越矛盾这个病越不好,脑子里边那个病就越来越大,越来越大。这个胳膊的病倒没大,脑子里的病倒越来越大,这时练气功啊怎么练也不起作用。我们现在很多老同志就有这种情况。

    这该怎么办?刚才说了:一翻身就好了,混元灵通。这什么意思呢?让你把智能功的信息反复往里边加。我想这一点,每个同志都做得到,没事就念“混元灵通”,反复念“混元灵通”。有人说:“你好”,“混元灵通”;“你吃饭没有?”“混元灵通”;“你到哪儿睡觉去?”“混元灵通”;“你上厕所?”“混元灵通”……你总“混元灵通”,老这么“混元灵通”,这一天老这么念,这样“混元灵通”就占主导地位了,不知不觉就占主导地位了。可这简单的东西啊我们同学们不愿意做,总想找点,有什么高窍门没有?我就告诉你,窍门就在于怎么样把智能气功的信息在你的脑子里占主导地位!就这么反复念“混元灵通”,不管什么病就念“混元灵通”都没错。庞老师给安排个什么啊?给白血病安排个洗髓,给肿瘤安排个“和化”。给我们老学员怎么办?那就全体都有,就最普通的——混元灵通。庞老师,这“混元灵通”都耳朵长茧子了,都听惯了。耳朵长茧子?脑子长茧子没有?脑子长茧子就好了。(众鼓掌)脑子里边固定起来,什么时候都是“混元灵通”,一想什么都是混元灵通。能这样子,脑子里的病肯定就好了。“庞老师,这些东西一句话说不来。”我说对,一句话说不来。

          

    练功夫练什么?我告诉大家,我们智能功就练两个:一个练气,一个练意。再简单一点,就是一个意念。因为我们从智能功混元气理论来讲,意念也是混元气:有躯体混元气、脏真混元气、意元体混元气,。意元体它也是混元气。我们智能功就是练一个气。所以我们老学员,我觉得就得把这个气反复练。你就不要想病,“我的病怎么办?”别想病。因为练智能功就是用这个气,气足了,气通了,病就好了,你就千方百计练这个气。

    怎么练这个气?没事就拉气。拉气,开——合——。三心并站庄,我建议大家现在康复班的,老同学也好,新同学也好,你可别守着那里死呆着,站一个钟头就是拉气,慢慢拉,拉得要慢,拉得要小,别拉得那么大,小一点,一开一合,一开一合,三心并站庄练开合,没事总这么拉。干什么?练气功,我来练气来了。我们智能功的精华就在拉气上。捧气贯顶法不就两个吗?一个拉气,一个贯气。你没事就拉气,一边拉气,心里还可以念“混元灵通”,一边念混元灵通一边体会里边的气什么感觉。等你什么时候,手上气的感觉很明显了,越拉手的感觉气越足,越拉越足,你就把那个气往回收。你可千千万万别再想什么绝妙的东西。我们这个拉气,如果不公开讲,它就是非常绝妙的。现在气功界都懂得拉气了,“开合拉气”原来就没这个词儿,武术里边也没这个词儿,气功也没这个词儿。“拉气”、“贯气”,将来你们看许多新编的气功书里边都有这两个词儿,好多词儿都是我们智能功编的,原来气功里是没有这个词的。咱们编了这个词以后,现在气功界好多人都用,还说是祖传的,不知道祖宗在哪儿呢,哈哈哈!过去没这个词。

    就这个东西,很简单,但是能起作用。没事就拉气,这不费什么事吧?我记得练功时间不长的时候,六〇年,我们支持农业去,在农村练站庄拉气。拉着拉着觉得里边的气动起来了,实际是比较敏感了,听到外头嚓嚓嚓地响。一看,来了个黄鼠狼。不是拉气拉来的,因为拉气,周围气足了,黄鼠狼感觉到了,这儿舒服,它也一块儿享受享受。周围拉出气场来了。经常拉气,拉出气场了,什么青蛙、黄鼠狼、蛇啊就往这跑,当然它也不会上脚上,离开一段呆着。太近了,气太足了,也不舒服。太远了,气太少,太近了,气太多,压着了,有一定的距离,那么呆着,你甭理它,就跟卫兵一样站着,一个蛇、青蛙、黄鼠狼站着。这是出现气场了。所以你可别小看这些东西啊。慢慢拉气,就起作用了,我们同学们如果能把意念集中到气上来,这么一集中,脑子就发生变化了,司令部就发生变化了。你总想气了,你就不再想那个病了。只要一觉得难受,马上拉气,体会这个气。因为老学员了,都体会到气了,既然体会到气了,赶紧练它啊,你赶紧要它啊,管手要气啊。拉拉气,这个气足了,收进去,心脏往心脏上收,肝脏往肝脏上收,脑袋往脑袋里收,眼睛往眼睛里边收,肠子往肠子里边收,气足了,再拉,通过手上的气把外边的气混化了,大自然的气变成你自己的气一样的性质了。拉气气足了,就往里贯,手上气少了就又拉,拉多了又贯。你有这个法宝了,你就去做。你只要一感觉到病,一想到病的时候马上拉气,拿这个气把这个病解了,赶出去,把意念放到气上来,这就是“意与气合”,意念与这个气合到一起了。你平时没这么练的时候,一难受,哟!我这个病坏了吧?“意与病合”,意念和病合上了。所以我们要转换意识,转换什么意识呢?把我们意念和病结合转换成意念和气相结合。我们老是讲,要转换意识,意识要过关。当然老师们没有象我在前边讲了很多医学道理以后再讲意念和气相结合。拉气,注意这个气,意念和气相结合,意念和气一结合,那个意念就不和病结合了,这就是意识的转换了。怎么转换?一拉气就转换了。反复拉气,经常拉气,一难受,赶紧拉气。拉气体会这个气,你只要没事就这么拉吧,拉慢点,越拉慢点手上气感越明显,手上的气感啊,胳膊上的气感啊,往里一贯的气感啊,这体会就越来越深,越来越明显,这么一搞,就是意与气合。意与气合连得深了,慢慢地,脑子里边就与气合上了,这一点是最关键的!

    同学们,如果你们能够这样做,脑子一想到病,马上就想拉气,这样就把意念和病相结合就转过来了。如果越想病越难受,想到病心里就不高兴,“我病要坏了怎么办,这个怎么办那个怎么办?”一想到就难受,就赶快拉气。它一难受就说明那里气不够了,气不通了。你赶紧拉气,这拉气就把气要过来了。气多了,咱们是拿气治病啊,你有了气才去治病啊,所以这就是把治病的方法给了同学们,你自己就这么拉气。咱们同学们都会拉气吧,我们没有不会拉气的吧?都会拉,有这么个大宝贝,而且是一本万利的宝贝,不需要花钱,你会了,这个气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你就拉吧,没事就拉,没事就贯。你拉得多、贯得多,身体里边气进去得多就解决问题了。我们同学们一定要重视这个拉气,现在我们给轮训班老师们搞提高,也是讲这个气。现在很多人就以为拉个气算什么?这是气功的精华!不要说我们现在在低层次治病,将来健身也还得拉气,到了出特异功能还得拉气。我们智能功就是这样,一开始练功就是它,到高层次了还是它,这叫成始成终的办法。昨天跟咱们老师们讲嘛,我都念的古书,你看我们智能功把古人高级的东西……一看我们智能功比那个高高级的东西还高。当然以前讲课从来不这么讲,到外面不这么讲,写书也不这么讲。我们在内部得让职工们知道。原来好多老师也不知道。现在我才把过去在八十年代初期写书的时候,给智能功定调的古文根据给老师们交待。讲了一本书了,一边念一边解释。这个东西就是那么简单,一开始就练气,一开始拉气,这是非常高级的东西,到了高层次,也还是要搞这个东西。就由于我们说得太随便了,很多人就觉得太不值钱了。我们昨天一讲职工们就哈哈笑,就因为我们公开讲不值钱,我们讲那么多年,原来不知道智能功这么高级。咱们智能功是高级的东西,我们不讲,我们讲我们是大众的、普及的。因为我们就是把古人的东西经过修改之后,让广大人民群众通过练功来起作用,当然它的内容是非常高级的。过去是没有拉气贯气的。象北戴河气功疗养院五十年代就开了,全世界都知道有个北戴河气功疗养院,刘贵珍他那个书翻译成几十国文字。可他们那儿治病,一期二三十人,在文革之前有二三百人,一期六个月。就收高血压、溃疡病、神经衰弱、关节炎,有时还收慢性气管炎,就那么几种慢性病。练半年,说能起到效用,还不是说全能好,说有相当一批人能见到效果,配合着西药搞。效果那么慢,那时还觉得很了不起。现在我们智能功时间很短,什么病都收,好多病短期内就好了。可我们同学们同样还是心里不安定。

    有的人说我练了仨月怎么还不好啊?我这个瘤怎么不消啊,我这个腿怎么还不会动啊,我这个糖尿病血糖怎么还不下来啊?原来一个神经衰弱、溃疡病、关节炎一练就半年。半年算一个疗程。练完了以后,再回去好好练去。你看过去很有名的蒋维乔因是子,他有肺结核,练三年才好的。咱们中心没收肺结核,一般的肺结核还需要半年才好啊,一两个月就好了。因为过去没有这个“拉气”,没有这个“贯气”。为什么好多病智能功能治好?好得快?就在这个拉气和贯气上。这是气功治病一个质的飞跃。可我们同志们对这个问题重视不够,这里边关键是要重视它,你自己要重视它。拉气要重视它,脑子里要变化。一拉气,混元气来了,一贯,里边就通了。你再反复念:混元灵通……混——元——灵——通——,老这么做,一边念一边慢慢这么做。念一遍一开一合也可以,念半个一开一合也可以,念一个字一开一合也行,你自己给自己定。如果经常这么做,反复这么做,你们没事可以试试,等哪天休息,老师们也不给你们安排课程,你们自己试试,找那么几个人,一块儿念混元灵通拉气,高高兴兴地,也不用站庄,坐着、站着都行,愿意坐就坐,愿意站就站,一会儿坐一会儿站也可以,反正手不停,老是开合着,边念混元灵通边拉气,声音小点,你搞它一天试试看,里边有什么变化。别管病就管这个气,拉气的时候,不是拉病,是拉气。你可以往那个病那里贯气,气进去了,气足了,气通了,手上气不足了再拉气,就是管这个气。练气功就是练气的!你要是不练出气来,那叫什么气功啊?!所以我们一定要注意,得练出气来。没事就练这个气,很简单的。你躺着也行,躺着练拉气手更沉,躺着也行,坐着也行,站着也行,随便,关键是集中精神拉气就行。

    所以这一点,这里边的转换意识就是把意识从病转到气上来。我想这是最关键的地方。如果你转到气上来了,你有了气的意识,拉了气,气很足,心里很高兴,拉气之后很舒服,慢慢拉气,不要往里边贯它,气足了以后,它会从手里边往里边渗啊,渗透进去了。你练出气了。所以象这些问题,你得练出气来,练气功不是练姿势,姿势练多好,没气,它起的作用小;你姿势练得不那么好,你练出气来了,起的作用也大,关键是气。那功法上的姿势合度还要来干什么?当你没能很好地练气的时候,姿势有帮助的作用,如果我们能够很好地练气,再加上很好的姿势调整,那就事半功倍了。如果你姿势做不好,比如行动不便的,半身不遂的,胳膊抬不起来,只能这么呆着,就这么呆着拉气也可以,一点点儿拉。拉气是最简单最根本,这是第一。

    第二点呢,拉了气之后就要看气,有的人会看了,有的人还不会。其实甭练,看就行了。看手上的气,两手对着,中指不要碰上,离开一公分左右,眯着眼睛看,眼睛别睁大了,眯着眼睛看自己的手,手指肚周围,雾气沼沼的,一般是灰的。然后把手往外拉一点,拉慢点,拉出两到三公分,中指当中有气柱连着的,有点象筷子一样,有的象线香一样。往里一合,手快要碰上了,气就更多一点,慢慢拉合,拉——合——,好多人就看着了。你自己拉了气之后就看,一看,有气,将来你拉了气之后,气多了,你不仅感觉到气多了,而且看到气多了,这个信心就大了。会看气了,当气功大师了。这个看气一说就会,最多是一层窗户纸的事儿,这么一捅就破,就和拉气一样,不跟你讲,你不知道,给你一讲,会拉气了。看气,要是不说,一开始瞪着眼睛看也看不着,把眼眯起来看,看着了。慢慢看习惯了以后,睁着眼看也能看着。当然光线太强了也不行,一开始练的时候,象这样的光线比较好看,光线太强了不好看。看熟了以后光线强了也能看到了。拉气、看气。所以老学员了,不是刚来的学员,对这个气要增加体会。

    再一个气,抻气。咱们也都会抻气了,练子时功也抻,平时也抻,这个都会抻。抻的时候要注意,不要太快了。有的老学员肢体没什么病的时候,一做抻气就跟赶集一样使劲赶。不要那么着急。我们现在是为祛病,慢点儿,动作小一点,动得越小,有时感觉反而越大,里边气量越大。因为这是咱们内气动的感觉。

    所以我们没事就这么练气。练气功就是练这个气。所以我们为了治病,将来我们练功治病,有些功都可以不练,就是练这个抻气、拉气、摸气,往脑袋里贯气……反复这么做,慢慢气足了,招熟了,摸气,一摸,哪儿气多,哪儿气少,哪儿气不正常,就感觉到了,就会查病了,就当气功师了。这是一点也不差的。你只要反复拉气,很可能练一个月就会摸气了。因为同学们没怎么集中精神练这个。没事拉拉气,转一转,摸摸这个手指头,比比,慢慢动动,体会体会,看手上的气怎么样,再摸摸胳膊上的气怎么样?摸摸脑袋上的气怎么样?摸摸心口的气怎么样?比比看,还不完全一样。有人说感觉不着啊,那就先拉气,反复拉气、拉气,气多了,手就敏感了,非常的简单。我们现在有的人一拉气的时候,手就拉不开,合——,合不进去。有这个气感,一个气球似的,反复这么做。

    有人说,到现在好几个月也拉不出气来,没感觉。没感觉怎么办?这样:用中指对着印堂这儿,不要碰上,一开始睁着眼睛看着它,对一会儿,头里就发胀,发晕。闭眼,也一样,一转圈,有感觉,再转转,再拉气,就可以感觉到了。有的说拉了好长时间也拉不出气,就练这个,没事就呆着指着,就觉得酥酥的胀,手上再转一转。慢慢有感觉了再拉气,就有感觉了。因为绝大多数人手指着印堂会有头晕头胀的感觉的。有感觉了,神慢慢就一点点敏感了。一定要练出气来。所以老学员一定要有气感。

    有的老学员说,我有气感,一练功全身都有气感。那很好。有了气感,病还没有好,那怎么办?意念要放开,不要去注意那个气感去了,要注意精神要安定:我要体会这个气。不要周身都去体会,还是体会这个手,一拉气,看着指头,有了气感了,比较明显了,可以这么做,一开始这么做不行,睁着眼睛,所有手指头对着,不要碰上,放在胸前,然后闭上眼睛,开合,拉几个开合之后,你看看,手指还对着不对着?你不有气感了吗,这么拉的时候,每个手指头对每个手指头,开合拉气很多次之后,随便的一动之后还是对上的。不敏感的先不要练这个。能对上了,这是感觉到了手指头。全身都有气了,再练这个手上的气。能这样练了,那是意念和气结合好了。这么练了有感觉以后,再用这种意念往病那一充,一通,它就过去了。因为有了气感了,病还不好,那是意念和气还不能很好的结合,还不能指挥那个气。所以还是要从体会气来。

    可有些病人不好做怎么办?比如高血压怎么做?需要通哪儿?练放松。头部放松,眼眉间放松,面部放松,似笑非笑,颈项部放松,肩胛放松,胸背部放松,腰胯放松,腿放松,脚放松,脚趾放松,从上往下放,反复放松。你别想:我把血压降下来吧。就放松,放松,放松。还可以用发音,松转送音(一声转四声)松——送——从松念成送,往下一送,把气都送到地底下去了。别的病可以这么搞,全身的疾病也可以这么搞。往下一送,就把病送到地底去了。从松到送,气就下去了,光念松,气往上升,变成送,气就下去了。所以要放松。别的病练功的时候,全身要放松,关键是形体要放松,精神要放松,可以用发音放松,手这么带着从上往下:松——送——反复练放松,有时可能睡着了。睡着了你就睡,站着就睡着了,这是自我催眠了,可以。你自己迷迷瞪瞪了,心里还明白一点,要想:我全都正常了。很松了,如果有人在旁边说:你催眠了。好,动不了了。一放松以后,气血下来了,他就动不了啦。晚上睡觉可以用这个方法搞自我催眠,“我要好好睡觉”,自我催眠练功了。这些东西,我们怎么样把它结合起来、运用起来?

    另外一个更重要的气就是我们的意元体——脑子。我们现在脑子不好使唤,病态一样,脑子总胡思乱想,定不住,就是脑子气不够使唤。脑子的气怎么养它呢?反复想蓝天想体内。有时候,天好的时候,看看天。一看这个蓝天,看一看,蓝天不要被树挡住,睁大眼睛看,看得很深,越看越远。经常那么想,一闭眼,再想蓝天,脑子里有个蓝天。我们不是有句话叫“空蓝来里”吗,空就是空中,蓝就是蓝天,来哪儿?来到脑子里边去,那就是养脑子的。“空蓝来里”不是光念的,你得想。空和蓝天来到脑子里边,来到身体里边,真这么想,那个清气就进来了。象这些方法就是实际的方法,我们很多人就不是认真去做,光走形:空蓝来里,那不行啊。以为叫谁呢。“顶天立地”你得顶到蓝天里去才行啊,立地得立到地底下去啊。为什么练子时功要讲很长时间?想蓝天啊,连着混元气,想地底下去啊,连着混元气……为什么这样讲啊?就是要大家去想。咱们练功得有这个意念。《怎样练好捧气贯顶法》里边这些解释都有。所以不能光按照姿势比划比划,光比划姿势,不运用意念,就成了广播体操了,就成了定步太极拳了。太极拳也能健身,但不能治病,为什么我们智能功能治好多病?关键是个有意景,有“意”的一个景象,那一句里有它一个东西。“顶天立地,形松意充”,前后左右都充出去了,周围恍恍惚惚,空空荡荡,若有若无……为什么老想恍恍惚惚、空空荡荡?让你意念往周围一放,体会周围的气恍恍惚惚,还晃荡一下,你得感觉到气啊。而这一切,都是要我们意念发挥作用。而且如果你把那个蓝天收到脑子里边来,一闭眼,脑子里边有蓝天,好了,脑子就容易清净了。引天河水也行。天河在哪儿呢?天河什么样子?光比划动作就行了?你最少得想到蓝天很远,或者是透过蓝天以后,再远就黑洞洞的了,离开大气层没空气了,到了虚空里边,光线也不显了,就黑洞洞的了。从老远,黑洞洞的引过来,这样才引得进来。光比划比划,以为在摸脸呢。所以需要认真去想这个意境、意念,往里边收气,这样来解决,把气引到意元体里边来。如果脑子里边的蓝天空空荡荡,再往下一降,胸腔里也感到蓝天空空荡荡,腹腔空空荡荡,周身都是象蓝天了,你的气就好做了。老学员了,要会这样考虑才行,想蓝天,想体内,就这么组场,就这么一点,就是高高级功法。过两三天跟咱们职工要讲这些问题。

    让同学们转换意识,转化什么意识?就转化成这样的气功意识,身体里边得有了气,练气功得练出气来,你得千方百计总是着眼于气。有了这样的念头再练智能功,那就不是光治病的问题了。你这么练,不用管病,它自然而然就好了。过去讲“不要想,把它忘了”,忘怎么忘,有病怎么忘得了?想蓝天,想这个气,老和这个气结合着,它那个病就忘了。那个病一忘,意念不管它了,身体里边的自我调节功能就来调节了。将来身体的调节功能能感觉到了,就能把身体的很多功能练得更加强化、更加敏感。

    过去练武术练到一定程度,你在后边一打他,他甭看着,他自己自然会躲过去,什么道理呢?你要拿现在来看,看东西,光线过来,眼睛看着之后……咱们看那踢足球的罚点球,如果看着球往里边飞了,再往这边来,神经传导就来不及了,时间不够。可中国武术就没这个问题。拿刀一砍,他不仅可以躲过来,还可以还过招来,甚而至于人家一闪,能一抬脚把你刀踢飞了,不用拿脚踢也可以。原来我在北京的时候,北京有个练八卦刀的胡老道,解放前在天桥卖艺,去了人非要跟他比比不行,他说你跟我比什么,这是要一碗饭吃。非跟人比不行,拿着刀还挺威风的。胡老道说比就比吧,得了,你就拿这刀,我什么都不拿。这真厉害,什么都不拿。人家拿刀一刺他,他往后一闪,没有动他,再拿刀一砍,还是一闪,没理他。你怎么回事?我没刀啊,那什么还手啊?你不还手我就骂你了。你别骂。再拿刀一砍,胡老道一闪身,拿脚把那刀一领,过来了。那小伙子直跑。你看那得多快。练武术这个东西也练气,练了气反应可以非常快。那是自动反应的。你要靠神经传递肌肉收缩那就来不及了。这个事是我六十年代练拳的时候听一个同志谈的。有些功夫,象中国的气功和武术是练内里的一种特殊反应,和我们肌肉收缩这样的运动是不一样的。

    所以我们把这个气练起来,意念练起来,慢慢这么练,周身都练,各方面都练,气它自己会自动起反应。人体里边有好多功能,我们现在还不了解、不认识,通过练气功能开发出来,人体里边抗病的机能能够强化,更加健康的机能能开发出来。所以我们同学们来这里练功应该是转化思想,把思想换一换,要把我们这个常态人的病态解除了,然后把常态人的一般的反应状态改进了,到了一个更高层次的健康状态上去,要换成这样的思想。所以来这里,不仅仅是练练功、治治病就完了,要把我们的功能开发出来,把人体里边的生命力调动起来。有人说我想治病,已经告诉你了,练功就可以治病啊。咱们在华西医科大学做的实验,通过练功后免疫力会提高。就练捧气贯顶法,练二十天,免疫功能提高很多,很明显。免疫力一高,身体好多病就好起来了。练功以后微循环也可以发生变化,就练捧气贯顶法、练拉气,都可以使微循环发生变化。老师组场,微循环发生变化,咱们都做过实验的。其实我们有很多病就在微循环上。高血压是小循环收缩了。小循环和微循环不一样。微循环是毛细血管的。如果毛细血管通畅了,往往小循环也会改变起来。所以这些问题我们要懂得这些道理。小循环不是指肺的小循环指小动脉的循环。因为有时候可以从小动脉直接上小静脉去。毛细血管不开张,身体带着的废物就不好回来,氧气就不好出去。你只有把毛细血管开张了,从小动脉进入毛细血管里边去,氧气出去,二氧化碳回来,养料出去废物回来,就在微循环那儿进行交换的。一般的运动对打开微循环的作用比较小,太极拳比较好,智能功比太极拳还好。动一动,微循环发生变化,神经系统发生变化,内分泌发生变化,这一切都在起变化。

    所以这是通过练功之后,把这个功能强化了,自然而然就健康了。但这里边关键是这个“气”,要这个气。有了气,它才能够在身体里边流行。这个流行你千万别引着它走。什么转周天,这么转,那么转,都不要转。就是一开一合,身体里边的气,每个部位都会开合。我们拉气一开一合,让身体周围也都一开一合。拉气时不但要注意手上,更要注意身体周围也在开合。肝脏有病,身体开合,光管这个气开合,一开合,气通了病就好了。周身气要开合,内脏要跟着开合,这么开合去,反复这么练。只要同学们能够这样转换思想,把你的意念从你的病转到气上来,认真地体会气、练气、看气,身体一定能健康。如果能做些小实验更好,如果老练兴趣就不足了。我们各种实验都在搞。你自己搞一个自己最欣赏的。我记得以前有个学员,他原来是半身不遂,他搞实验的时候,让大蒜拧着长,一发气,“它一歪,我这身体也拧过来了。”他给蒜苗发气让蒜苗长啊,“它长,我这边的气也长啊,也通啊。”你做实验的时候,尤其是实验看到结果的时候,再发气就别光管实验的对象了,你要想到你身体,一块长啊,气足啊,因为你看到发气的效果了,在你脑子里边,已经对气的认识加深了。因为有的时候练功,气在自己身体里边不好起作用。为什么?脑子里边的屏蔽没打开,脑子里边:哎呀!我的病怎么办啊?这一点的钩没脱开。没脱开,一练功,因为这个气受意念的支配,这样练气,气就往那个病那里去,不去消除病去。有好多人练功几年了,给人治病效果也很好,给人讲功讲得也很好,就是自己的病不好。什么道理呢?他里边开不了,这个意识开不了,有什么思想包袱开不了。所以我们老学员有什么思想多谈谈:我这点儿想不通。再过一段时间以后,你们可以搞一下,有什么想不通的问题收集收集写给我,我给大家讲一下,有哪些具体问题。今天是泛泛地讲,一般地讲。因为同学们提些问题最好写具体点,你写细致点,我给讲得具体点。当然我只能讲点典型的,有代表性的,有共性的。有的病的思想是一批人的,有的个别问题由老师们和同学们共同来解决,有些问题病人之间谈谈也能解决。因为有的人病还没有好,但是这一关过去了。所以这是要真正从思想通了,一窍通百窍通,脑子一通,好!问题解决了。里边的窍不通,拧着,过不去,所以这里边,你可以给别人发气,混元气一用就灵,他脑子灵机一动,解决了。这就是对自己没解决。这时候怎么办?多做点科学实验,慢慢就体会到了。因为看到别人病好呢,可能人家敏感啊,他自己有特殊情况啊,不一样。要是搞的科学实验呢,没生命,你一发气,起作用了,反复多做实验,你对气的统帅作用就强了,而你的信念就加大了,“哎呀!我这个气也能起作用!”不知不觉脑子里就会起作用了,“喔!能起作用。”就这个样子,你做好多实验,不知不觉病就好了。什么道理?做实验的时候,意念很坚定。这个实验,它起了好的反应了,你的脑子里边接了好信息了。你再练功就不知不觉地,这都是在身体里边的自动反应,我们在这一点上要特别注意。

    再有就是我们老同学对好多事情都知道了,知道了就不重视了。比如生活作息制度啊,上操啊,排队啊,练就练,老干这个干什么?其实那是个整体性,整体场。宿舍是个场,练功场是个场,老师教功组场也是个场,一带队也是一个场,这个场一统一,这个气就强了。如果大家都在这么做,你在那里不是很好地做,你就和场就不同步了,接气接得就少了。所以为什么除了行动不便的以外,一般的病号,说重也重,但还能动的还要排队,还要集合,还要喊口号,这是干什么呢?就是要把场统一了。你自己能主动地参与进这个场里边来了,你和这个场的气就容易交换了,交换就多了。另外,就是很简单地喊个口号,你自己积极主动地喊,这本身就是用你的意识来统帅你自身的生命活动,这本身就在起作用的。智能功就是把很多的日常生活纳入到练功的范围中来。把生活当做练功了。能这么做,那整天就是练功了,整天都在气功态中,一搞就是气功:吃饭,我是吃气呢;喝水,我是喝气呢;上厕所,我把废气拉出去了。如果真懂得这个意念,总是和气连着,慢慢这个意识就变得快了,意识里边气多了,占主动了,生命活动就气化了,身体就自然变化了。

    所以这么给大家讲一讲,一方面讲了医学、气功的道理,另外把咱们过去的功法从另外的意义上讲了讲。大家听得都很认真,一边听脑子就起变化,精神一起变化,身体就起变化了。昨天我听部长讲,我上癌症班给讲课,我也没给组场发气,欸!有的瘤子就变小变软了,就在变。咱们在讲课的时候,本身就是往脑子里边打信息,大家安安静静,就进去了。一进去,气就起作用,在里边通、通、通,它自己就解了。脑子里边扣一解开,周身“哗!”就开了。这一开,你的病“哗!”就散了。所以每个同学要想:我这个病一想就好了,我那个病就消了,我就健康了,放松了。现在每个同学心里都那么去想,认真这样去想:我的病散了、没了、正常了。平时就不多想病了,就是想气。练功就要这样去想,认真去想。拉气,拉气……总想那个气,我的病散了。想那个散少,想那个气要多。经常练这个气,有了气才能散,你没有气,光喊“散”,没有气怎么去散?有了气,气足了,病就没了,好了,没了。

    我们练智能功,应该说它很多的功用起作用都非常快,但是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练功夫治病,它是通过练功把身体调节平衡,把身体抵抗力提高。如果按照气功和中医道理来说呢,就是身体里边的气练得多、练得通。如果从气功来讲,就两个字:气“多”了,增多了,还要流“通”。如果我们身体里边的气,比较多了,比较充足了,而且流通得也比较好了,那就没有病了。所以我们这些老同学、老学员,要把这个问题,得从思想深处认识一下。我记得原来他们在外地办过老学员班,包括练了几年功的辅导员,练了好多年功了,当辅导员了,都到外地教功去了,自己的病还没有好;有的人原来没病,后来又得了病,甚而至于得了癌。这里有的人就讲了,他们练功这么长时间还得病啊?这个问题也是个问题。我们老学员练了好长时间,怎么病还不好啊?功练得很好,给别人治病都可以治了,怎么自己的病怎么不好呢?这个问题就是老学员们带着的一个共同的问题。怎样对待这个问题?我们练功,能够把人体里边的气练充足,外气内收,内气外放,这个结果就能够把我们的气练得通畅。



  •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在线客服

      首页|Archiver|手机版|联系我们|

    Powered by Discuz! X3.3 Copyright © 2001-2012 | 智能气功  版权所有 (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网站备案 鲁ICP备11011354号-1 ) | GMT+8, 2022-8-16 22:1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