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气功 首页 办班调理 康复专题 查看内容

庞老师话疗第二课——肿瘤“和气充化”

2012-12-18 14:1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308| 评论: 0

摘要: 如能在看网站中时时内求,外敬内静,心澄貌恭必有大收获。 怎么看待癌症 中医的看法 最近这一段有点时间就跟咱们不同病种的同学来聊聊天,他们说是来讲课,我说不是,这就是大家老师们搞话疗,我说我也来给大家搞 ...

如能在看网站中时时内求,外敬内静,心澄貌恭必有大收获。

  • 怎么看待癌症

    中医的看法

    最近这一段有点时间就跟咱们不同病种的同学来聊聊天,他们说是来讲课,我说不是,这就是大家老师们搞话疗,我说我也来给大家搞搞话疗。今天咱们的同学们都是肿瘤病人,原来说是给癌症病人来单讲一下,别的病人也来了。都是肿瘤就一起谈吧。不过咱们是从癌症肿瘤这个为主跟大家谈。这个癌症肿瘤现在叫恶性肿瘤,我不大同意这个名,一说恶性肿瘤,它这么恶。其实这个癌不是象人们所想的那么恶。因为在咱们中国,癌这个字早就有了。为什么要用癌这个字呢?因为它是实际情况的描述。癌这个字,一个病字旁,里边三个口,下边一个山,这说明这个病从中国古代就有,说这个病是长的很硬的硬块,是个病,你要不管它,这个硬块会象癌一样破口,破的口比较多就叫癌。它那个字这么来的。所以一般的它得在外面,它破了,它的口比较多,就叫反花恶疮,到里边在食道里边,中医叫噎嗝,长在胃里边叫翻胃,有的长在子宫颈里边叫崩漏、崩症。象这些病我搞中医的时候也治过,癌,用中医中药也治过癌。但是它不好治。所以不象现在人们所想的,得了癌,十个癌九个埋,剩下一个不埋的,还不是癌。这是谁造的呢?这是现在的西医来搞的。因为我们中国的西医应该说比较落后,学外国的。在我们五十年代上学的时候,我学的西医。那你说搞中医。怎么中医西医一块儿瞎掺和?不是瞎掺和,我上学学的西医,毕业之后,在职又学中医。第二年搞中西医结合。所以我中医西医都讲,也都还行,还有点小本事。还不是庸医杀人不用刀的庸医。因为参加过卫生部召开的一些全国性会议嘛。七九年全国中西医结合座谈会,全国六十三个代表,我是正式代表,八年召开全国中医基础理论研究座谈会,一百二十三名代表,我是代表。所以还不是个一般的庸医啊。象我们学西医的时候,五十年代,那个时候也讲这些癌症,食道癌、胃癌、乳腺癌、肺癌、直肠癌、子宫癌、子宫颈癌,但是那个时候癌症没那么多。人们对癌症也没那么怕,就是从五十年代以后,慢慢慢慢的西医在医学领域就逐渐占上风,中医的道理慢慢也没人讲了。那时西医没什么好的治疗办法,书本里就说没有好的治疗办法,所以西医对这个病就束手无策了,哎呀!没办法,就放疗、化疗、手术这三大招。三招不灵就觉得完了。所以一般的医生要是看到是个癌症,一看是早期的还挺高兴,没问题,给你切了去。哪儿有病就切哪儿。所以西医有个最简单的办法——病什么切什么。我说脑袋得了病,把脑袋切了算了。一说同学们就笑了,可有什么病,比如,三叉神经疼,把三叉神经切了,什么眼睛玻璃体不好,把它切了,我说脑袋不好把脑袋切了就算了,人就甭活了,所以因为西医这个什么都切,我对西医就有点意见了。什么都切,心脏病了切心脏,脑袋病了切脑袋把人都切光了,到时什么都没有了,吃饺子馅吧。我说这怎么办呢?所以上学的时候我就开始学中医,还没毕业就学中医,为什么学中医呢?因为那个时候,老家有些亲戚是搞中医的,我从小时候就看到治好多病,没有说非死不行啊。不是这个样子啊,好多病人也治好了。过去讲嘛,风痨气臌噎,这个噎(古有五噎之说:气噎、忧噎、食噎、劳噎、思噎)就是食道癌啊,中医说的五大难病,非常难治的病,包括这个噎嗝,噎食,扎点针吃点药也好了,所以我上学的时候就开始读中医书,那时候我想如果毕业以后分配到大医院里边就搞西医,因为医院里有条件,如果分配到基层,因为五十年代后期毕业,有的医生到基层去了,到了基层没医学条件,手术室都没有,我就改行搞中医,所以上学的时候就作了这么两手准备。一分配给分配到基层去了,得了,学中医改行吧,这样就学中医改行了。

    华夏智能功www.hxzng.com

    西医的看法

    从西医来说,这个癌症现在它的原因还没搞清,到底是什么还说不出来,有的说是遗传,有的是病毒感染,有的说是受了什么化学物质,物理因素的刺激等等。不同的原因,的确也看到了有不同的原因致病。比如说河南林县食道癌比较多,他们爱吃一种发霉的老玉米,有黄曲霉,就说是它这样引起来的。有的在东南沿海比较多。到底是什么原因,不大清楚,正由于不清楚,就光看到现象了。说里边这样一长,长个大的硬块,长得挺厉害,没办法了。那么它为什么长?癌细胞也是个细胞啊,咱们人体里边就是个细胞的王国,看大人,那天我给白血病的也讲这个问题,这么一个人这么复杂,原来就是从一个细胞——受精卵来的,从一个细胞那儿分来的,一个分两个,两个分四个,四个分八个,八个以后就乱了,没那么规则了,以后分分……越分化越复杂。到最后变成个很复杂的人了,咱们这个人就是从这一个细胞来的。可咱们身体里边各处的细胞,每个细胞都是由那一个细胞来的,那个细胞里边最根本的细胞核部分,搞遗传的这一部分都是一样的。那为什么一样?刚才说了肝脏,肺脏、心脏、肌肉、骨骼、皮肤、毛发,为什么这么多区别呢?现在这些道理医学上还没有完全把它搞清楚,为什么从一个细胞,一个分为两个,两个分为四个……分出这么多东西来呢?还没把它搞清楚。一个正常的细胞的分化还没把搞清楚,从一个正常细胞变成一个癌细胞,这个问题就更搞不清了。有的说是搞遗传的因子有点变了。那它为什么变了?原来为什么不变呢?就说是感染致病,受了化学因素得变,药物也变,物理因素,什么这个射线那个射线,也变,说受到病毒的感染也变。它为什么变?它怎么变?这个问题讲不清了。所以为什么给同学们讲这个道理呢?我就告诉大家,我从各个方面讲一讲癌症怎么来的,懂得了之后,你就懂得怎么去把它打发走。

    致病原因

    西医的调查结果

    所以近些年西医在研究病理的过程当中也开始在研究人的功能。好象是在七十年代还是八十年代,有个医生调查这个病,他从乳腺癌开始调查的,看发病之前他有什么变化,它的环境有什么变化,调查的结果是发现了大多数得癌的人在发病前半年到一年前都有过精神刺激。乳腺癌一般是成年人得。不愉快,很多有这个情况,精神变化,所以西医就开始讲,看来癌和精神因素有关系。

    中医的解释

    在这一点上,这种调查的结果就和中医的道理能够相结合了。中医认为这种癌症是由于肝气郁结。肝气就是说你肝火太旺了这个肝气,这个肝气郁结住了。它箍住了。散不开,因为从中医来讲,内脏,心肝脾肺肾都有它的情绪。心脏是高兴,心脏的气使人喜笑,高兴,愉快,肝脏使人恼怒,一恼怒呢,发作了就去吵还好一点,一怒发不出来,憋在里边了。这样就容易闹病了,你看平时喜欢生闷气的人都爱闹病,什么肠胃病消化不良睡觉不好啊,血压高啊,女同志例假不正常啊,长疙疙瘩瘩的呀,这叫肝气郁结。如果肝气淤住了,比如说一生气,气得两肋发胀,吃不了饭,这叫肝胃不和。象这个样子问题不太大,吃点药动动就好了。如果这个人生闷气,再加上里边气血流通得不好,把身体里边有些中医讲的津液化不开,不能升华变成一般的液体了,成粘液了,这中粘液中医叫痰饮,这个痰可不完全是咱们吐的痰,身体里边有种液体流动不好的,中医叫痰饮。如果生了气,它和痰饮一结合,成了凝块了,有的是受凉凝得更厉害,有的是化热长得更厉害,情况不一样,所以从中医来讲,是由于生了闷气,肝气郁结,和里边的痰饮相结合,这么一组,松不开,好了,后边就长东西了。为什么一生气就长东西呀,你中医还得再讲点道理呀,中医讲肝脏是主生发的,把人体里边的生命力往上长,靠肝脏长生命力,有生命力,一般来说,咱们生了气了就吵就闹啊,因为你这一生气肝脏就兴奋,肝一兴奋,人的生命力就旺盛。生命力旺盛,它有能量了,没地发作去吧,去吵去打去闹都行。所以说生了气了这句话从气功讲就有意思了,生了气了,他让我生了气了,如果你会用,生气那就是个好事。咱们练气功不就让多点嘛,同学们想想看。咱们练气功是不是让气多点,长点气?练功就是把气多一点,“这生了气了!”这气就不多了点儿吗?那怎么咱们一生气就难受,因为你一生气没能把它周身通畅,一生气,一拥,都充到这儿来了,难受,头晕、脑门胀,高血压,胸这儿义愤填膺,肚子胀,腿肚子抽筋,窜着疼,都是那个气太多了。你看我们练气功的人有练功反应,头疼、头昏,那也是生了气了,胸闷胸胀,也是生了气了,肚子胀,有时胳膊疼,腿疼,也是生了气了,所以生气这个词按说应该说不是个坏事,我就经常讲,以前讲涵养道德、陶冶性情那一节课的时候在师资班我就讲,“他让我生气了。”生气好啊,让你生点气,等于给你发气了。他一骂,给脑袋发气了要跟你吵,骂你两句,好好好,你给我发气,我高高兴兴地收了,一高高兴兴,那个气就变成和气了。气就和了。就不是生的那种乖戾之气、刚愎之气,因为那种气不正常,太硬太冲,要不拧着憋着。你看现在少了,象我们小的时候,在农村这种事比较多。农村里边,一般儿媳妇往往就受气。老年的女同志学员可能知道。在农村里边,媳妇刚过门的时候,婆婆给气生,小姑子也给气生,有时一生气,生了大气,头天生气,第二天,脖子上长个大瘤子,长个疙瘩,叫气垒脖。一生气就垒个疙瘩,一生气就起来了。有的假装生气,这也肿起来了。这是气垒脖。什么道理呢?就是这个气一集聚,和里边这个液体一结合,变了,长个肿物。很多的瘤子疙瘩就这么长的。如果这个东西长了以后,里边的生发力还是特别大,力量还是特别强,就长啊,它里边的肝气郁结以后不开了。因为肝气本身体性是往周身散去,使全身的气都充起来。这么一来气就足了。可现在走不了。憋着,找个地一冲,就长,长得太快了,长个大疙瘩,有的就变成癌了。就拿这来说,癌是什么?癌为什么这么不好好?它长得太快了,里边的血液连不上,里边就坏死了,出各种毒素了,所以人就受不了了。

    庞老师,那讲了半天,得了癌就受不了?你换换条件就受得了了。并不是因为长得快就受不了,并不是因为长得快就成了毒。那怎么回事情?我给大家讲个例子,你就知道了。你看胎儿,从受孕开始到小孩生下来,七个月,现在一般的标准胎儿都六斤左右,三公斤,现在营养好了还大一点。十个月长三公斤,那个当个瘤子来看的话,长得快吧?一个小孩从一个细胞,一个受精卵分化生长到生下来的六七斤,他长得挺快吧?比癌瘤长得快吧?他为什么不成为毒素的东西呀?他为什么对人不毒害呀?这个道理在哪儿呢?他为什么不变呢?这是一个小孩,胎儿的精神活动还没有,还没有各种情绪,高兴呀,生气呀发愁呀,别扭呀,胆小、害怕,思虑……还没有这些东西。他没各种情绪,这是最关键的一点。第二,他里边气血流通得比较好,营养足。我讲了这两点以后,看同学们能不能悟出点东西来。那个胎儿之所以不成为病,一个是他没有情绪,第二是有营养。所以如果我们那儿有个瘤子,如果我们没情绪,我要让那个瘤子里边营养好,那它不也可以不成为瘤子嘛。

    庞老师,不对呀,这是个癌瘤啊,癌细胞啊,它长也长坏了。癌是长坏了?我再给大家讲个例子。现在医学研究癌细胞都把癌细胞培养起来,你看从国外到国内都有个子宫癌细胞作培养细胞,好多年了,从培养出来以后,它那么长长长,放到培养基里边长啊,它不烂啊。这个癌细胞为什么不烂啊?它老那么繁殖,长啊,当然它也死,它死了,还正常长啊,不是象人体里边的癌细胞都死了,放出毒素把人都毒死了。可它癌细胞在那个环境也在正常发展啊,所以这就告诉同学们,身体有了癌细胞也并不可怕。我倒觉得那个癌细胞生命力旺盛一点。它和普通的细胞就这么点区别,它长得快,生命力旺盛。不过我还没搞过这个实验。我倒觉得说不定你有了癌细胞以后,你要会用它,说不定生命力还旺盛一点,搞运动员的说不定能创造点成绩呢。庞老师,你这胡说八道。我所以我说我还没搞这个实验。他它生命力旺盛嘛,它那个气混化快嘛。产生的气多嘛。所以在这一点上,我们同学们要把对癌的恐怖心理去了,它没什么了不起的,癌细胞就是长得快点。

    精神的作用

    如果我们接受了这么几点,第一点,对这个癌不害怕。有的说得了癌就好不了了,得了癌就非死不行,十个癌九个埋,剩下一个不是癌,诊断错了,不是癌。这个西医说的。可是从咱们中心看来不是这个样子。如果你能处理得好,你把那个癌细胞变一变,把它一变就转了,生命力也就变了。怎么去转它?第一,你要情绪稳定,不着急,不生气,变成臭皮囊一样的,没事就高高兴兴。哎!庞老师,我高兴不起来啊。如果你能认识到癌是可变的,这个癌生命力旺盛,你要知道这个情况,你可能就不那么愁眉苦脸了,不过我现在没有。因为你只要不是那么愁眉苦脸,不要那么压抑自己,它生命力就旺盛,一般来说,自己看看自己到中心来了之后这一段时间什么样子?和在家里边一样不一样?就觉得不一样。大多数同志到这儿都觉得不一样。为什么不一样呢?就是因为咱们中心的气氛不一样。你上医院里边,穿白大褂的医生挺神气的,他们说话基本就一个调:这个病反正我们千方百计给你治,到了中期以后没办法,等着吧,吃得好点,想开点。就这样讲。所以这么一来同志们思想就压力很大了。谁不怕死啊。说得了癌什么样呢:就好比一个犯人给法院判了刑——枪毙你,缓期半年执行。他干了坏事,等着枪毙,他等着难受。可我们这些人没干坏事,如果是让你等半年就死,谁心里边能那么安生啊?心里边都不会安生。所以越是这样不安生,心里边一压抑,那个肝气就郁结,一郁结,里边的气就散不开,散不开就往癌那儿长,癌就长得快,就这么个道理,你越着急越生气越憋闷,那个气就更郁结,散不开了。本来这个肿瘤长的时候,就肝气郁结散不开了,它从这儿拱出来,长长长……你再加上“要死了,活不了啦”,更箍住了,更散不开了,往这儿拱,往这儿长。

    1、精神反复影响治疗

    那庞老师,你这么讲有根据吗?我给大家找点根据,在七十年代初期,我还在北京,我们单位有一个同志,跟我们关系还不错,得了癌,原来在单位体格检查,一照片子,说肺里有个阴影,当时我们放射科的大夫考虑是浸润性肺结核,打链霉素打了将近两个月,那个影呢不缩小,还变大了一点。他们放射科的大夫就找我,老庞啊,看这个病人是不是吃点中药,打链霉素抗结核药物,再吃点中药。我说可以。我就看了看,开中药吃,一下吃了一个月,原来快两个月了,这又吃了一个月,加在一起三个月了。那个病呢比原来小了,还没消。比原来小了有快一半了。我们放射科的大夫找我说,老庞啊,这个病人是不是上肿瘤医院查查去,是不是癌。我说我就是按癌治的。他说要查就查去吧。就到肿瘤医院去了。第二天去。肿瘤医院离我们医院不到两华里,上午去的,下午四点来钟回来了,回来以后,一进门就说,庞大夫啊,我要死了。我说怎么回事,我得了癌了。我说你什么时候得的癌呀?今天肿瘤医院说我得了癌了,我说我给你治的时候就是按癌治的,我早知道是癌。啊!?你早知道是癌,你怎么不给我说啊?我说我怕吓死你。就这么大个包。现在一吃药这么大。那个癌小了三分之一,还剩三分之二。比那小多了,你还哭什么呢?我说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呀?我一照片子说是癌,我一出门就“咣当!”载门口了,一出门就载在肿瘤医院门口了,一下载那儿了,躺了三个钟头,起不来。最后磨磨唧唧地爬起来,那两华里路,从肿瘤医院到我们医院走了两钟头。走不动了,我就跟你讲,你原来就是癌,我给你吃的中药就是按癌治的。你这个癌比原来好了,你现在应该高兴。你把这片子和原来比比看,那个片子多大?比原来好了,他说是吗?我说什么是妈,是爹。庞大夫,你还在跟我开玩笑,我没心思开玩笑了。我说你笑笑不就好了嘛。那怎么办呢呢?我说还是吃中药吧。那是******的时候,不敢搞气功,我们还在当牛鬼蛇神呢,你敢搞气功那非斗你不行,斗死了就是了。不能搞气功就是了。开中药这样又吃了一个多月。再检查检查去吧,身体也挺好,心情也不错,一检查回来说庞大夫啊,这次我可上你当了,在这吃了两个月苦药汤子,我不是癌。我说怎么不是癌?谁说不是癌?说医院说不是癌。我说为什么不是癌?他问我,给我照了片子,跟上次片子一比,怎么一个多月没来,干什么去了,我说上我们单位开中药了,、他说吃中药了?说怎么了,他说病好了。他说我们单位吃中药吃好的。说吃好什么了?我不是癌好了吗?不是癌,说我不是癌,我就给他讲,你是癌,还有一点接着吃。我不吃药了,我不吃了。哎呀,老李呀,上次说是癌你吓死了,说你不是癌连药也不吃了。我说还没好呢。还有个影呢还得再吃,不行不行不行。我就找他老伴找他姑娘,给你爸爸动员动员,他是癌,庞大夫,你怎么回事,我不是癌,怎么你老是说我是癌啊?我不跟他讲了,跟他女儿讲,还得吃,是癌也好,不是癌也好,把药吃完了就好。好说歹说又吃了十几付,再也不吃了。过了两个月再检查,检查完了过来了,哎呀!庞大夫啊,我要死了,是癌。我说怎么了?医生一检查,又大了,原来那个影这么点,现在又大了,又说是癌。我说我跟你说是癌,你说不是癌,让你吃药你不吃。说没事让你吃苦药汤字。又说是癌了,这怎么办?约法三章,这次要吃我的药就吃到底,我说吃到什么时候就吃到什么时候,我说我不吃才不吃呢。那庞大夫,你说什么我也听啊,我只要不死就行啊。我说你根本死不了,没事。给你治治吧。给他开药吃。又吃了两个月,又检查,哎呀!庞大夫,还是不是癌呀。好些了又不是癌了,怎么不是癌?这次的影比上次还小一点。这回我可吃药了。喝了两个月苦药汤子,真难吃啊。这么苦,他不干了。我说不行,还得吃。我不吃,我就不吃,看你怎么办。我说你不吃,我拿笔撬你撬开让你吃。我救不信你能撬着嘴吃药去,这么多病人,你撬着我吃药去。我说老李呀,咱们在一起都这么多年了,你是个癌。原来我几次说是个癌,你一会儿说是癌又不是癌,你的病还没好。人家医生说了是癌不可能这么快好,就吃点中药就消了,那他说是什么呀?他怎么说呀?他说是非典型性肺炎。喔!非典型性肺炎一会儿大一会儿小?我说那个病是可以有好几个月的病程,但是也不会一会儿大一会儿小啊,你搞过治疗,现在早超过非典型性肺炎的病期了,你这还有一块儿呢。他说了就因为我在搞治疗,所以时间可能会长点。我抗生素都没用,你要听医院这一套就真的麻烦了。我说不行,还得吃药。死说活说,也不吃药,又不吃药,过了两个月,又检查,一检查又坏了。你看多长时间了,第一次吃药三个来月,停一个月,后来又两个月,这又停这么长时间,又厉害了。我讲这个情况是什么意思?说这个癌,第一,并不可怕,你要怕它那也很厉害。你看原来一开始打了两个月链霉素,按结核治疗,不是结核没有效果。吃了中药减轻。按说原来那个癌,我刚治的时候这么大,吃了药就剩这么点,他应该比原来病轻了,为什么从医院出门后就载在那儿动不了?真是病的缘故吗?人的精神因素非常厉害,等吃了药,病快消了,说不是癌了,他又来劲了,我不是癌。他又变了,医院一回来又坏了。所以这一点就关系到精神因素太厉害了。

    2、假癌也疼

    我在讲一个病例。这个病例靠后一点了,是八十年代的,也是在北京,那是建工系统的,不是我们单位的,当然这个不是癌症。我给一个老同志看病,我就讲精神因素。咱们智能功现在搞话疗,其实从七十年代我就给人搞话疗,给人讲这个怎么回事情。给讲些积极因素。那时讲巴甫洛夫学说,讲神经作用这些道理。我看病的时候,有的病人尽跟我闹矛盾,有的找大夫看病之后难受,尤其是神经衰弱,它没别的病,你什么化验、X光透视,什么检查也查不出病来,他难受。这时我就跟他讲道理。话疗。这样的病人最容易闹意见,他难受,你简单的说他没病,“你说我没病,我装病啊?我五尺高的汉子,我装病?你不就是不想给我开假条嘛。”那是给搞话疗比较难。现在开假条不成问题了,那时开假条你得注意呀,我开假条开得是比较严的,你还能够劳动嘛。所以就给讲道理。八十年代,我给一个老同志看病。我给讲道理,讲医学知识,讲神经作用,讲条件反射,讲精神这一套东西。当然那时还不叫气功的话疗,就是发挥两个积极性。一个医生的积极性,一个病人的积极性。把病人的积极性调动起来。那个老同志说,哎呀!庞大夫,你说得对,我们这有过这么个病例。把他那个病例给我说一说。那个病例怎么回事情呢?现在的带子里没有了,过去讲过这个例子。他们单位一个同志闹胃病,闹了好几年。到了八几年春天,他胃病厉害了,疼得厉害。上班上不了。他家里陪他上医院去了,上他们建筑系统的医院做了个钡餐造影,有肠胃道病的都知道,把那个硫酸钡沏成水喝了,照成片子,他就在外边等着,一会儿看看消化道的情况。看完了出结果的时候,他们家属去了,大夫就给家属说,他也没注意病人不在X光室呆着,在门口呢,那个大夫说你们这个病人得的是胃癌晚期,你看这儿肿这么大个包,这儿掉这么一大块,恐怕最多过不了半年,恐怕三个月左右就不行了。治也没什么用了,回家去吧。让他想吃点什么就吃点什么,想开点。家属一看,没办法了。拿着片子走了,找大夫去了。带着病人找大夫,大夫看了看片子:不要紧,这胃有点不好。有点胃溃疡,我给你开点药吃,回家去休息休息,没什么别的问题,开点药,行了,回去吧。病人拿着就往桌上一拍,你什么大夫?怎么啦?你为什么糊弄我?你骗我。我骗你什么了?你们X光室的大夫说了,说我最多还有六个月,你这什么……把那个大夫骂一通。说你们大夫叫对付啊,拿病人对付啊,坑人啊,把大夫骂急了,噢!你知道了。这个大夫倒没和他对骂。那就和你直说吧。你这就是胃癌,你看这肿了这么大一块儿,这儿丢了这么一块儿,这个胃病烂了,掉下去了,这儿长了一块儿了,他说六个月,我看顶多一个月。当大夫可别这么干啊。病人骂你,你应该同情他,不应该这么做。算了吧,行了,给开点杜冷丁,反正回去要疼,疼得厉害了,打点杜冷丁,住院也没用,做手术也不解决问题。肯定都扩散了。剌开肚子也是一肚子癌,也不解决问题。不行,厉害了以后打止疼针,没别的办法,以后就别来了。家里来人开点杜冷丁打就是了。还是那句话,想吃点什么就吃点什么。没办法,回去吧。本来来的时候疼得厉害,还能吃点饭。回去以后就吃不了,吃了就吐。以后一疼了就打杜冷丁,一开始打一针,以后一天打两针三针还是疼得厉害。二十多天,一下子,腮帮子也抠进去了。体力也掉了。不到一个月掉了三十斤肉,一天掉一斤多,人就皮包骨了。疼得这么厉害,不行呀,不是个事呀,疼得直叫唤,受不了啊。怎么办呢?托亲戚找朋友,上肿瘤医院,拿着片子到肿瘤医院找主任看,主任看了看,你们得来一趟。怎么?我得看看病人。然后就把病人弄到医院去了。到了医院,大夫一检查,说你再做个检查吧。病人说我都要死了,还做什么检查?做个什么检查?让你吃个皮面条,就是吃皮管。他说我吃什么都吐,还吃皮面条?不是皮面条,是做胃镜检查,比面条还粗呢,是个管,我可吃不了。我不吃它。我都要死了我不吃那个东西。你干嘛老说要死啊?他们说我是癌症。我看不象癌。啊!?不象癌!人家大夫说是癌才疼得这个样子。我看不是癌,你别着急。看来还是这个科主任,老大夫有经验,一方面态度也好。我给你讲你看这儿肿着一块儿。那是肿瘤。这儿缺着一块儿。那是烂了。不对,那个癌一肿起来,凹凸不平的,高一块低一块,你看这个面很光滑,所以也不象癌,这掉的这一块儿也是深深浅浅不一样。是比较光滑,所以也不象癌。光作钡餐检查决定不了。得吃个皮管,胃镜看一看就知道什么情况了。所以你也别着急。也别嚷。我那么难受疼了一个多月了,疼得打针也不行了。你先别管那疼不疼。先看是不是,根据我的经验它不象癌。病人一听,啊!不象,那就还有希望,皮管也吃啊,就是铁刀子也得吃啊。就吃吧。吃进去一看。就告诉他,不是癌,是什么?胃结石伴发胃溃疡。然后从胃镜用小钳子夹出块来做活体检查。等检查完了,告诉他,跟看的一样,不是癌症,是胃结石伴发胃溃疡。但是溃疡这儿这么一点有异常,给他家属讲,因为这一个月“要死要死”,在从正常细胞往癌症那儿变呢。有可能再不弄就成癌了,刚到一级二级,刚有一点不正常。跟他说是胃结石。一般胃结石比较少见,北方吃柿饼,现在卖柿饼的少了,我们小时候,一赶集,上庙里去,有柿饼就买一块儿,又甜有粘多香啊。柿饼吃多了容易得胃结石。胃结石病人比较少见,胃结石下边紧挨着胃溃疡就更少见了。这么几个少见碰到一起让他赶上了。这也是碰巧了的事情,所以医生作了个错误诊断也是可以谅解的。这样它肿一块儿缺一块儿就很容易掉了。那怎么办呢?如果你愿意做手术,把它剌了去,如果不做手术反正也死不了人,受点罪,慢慢也能好。那我不做了。就起来走了。我白受这个罪了。过了三个月,好了。我给你们讲这两个例子,就说明这个癌,你是不是癌也不一定,有的时候就是医生给搞错了,后面这个癌,肿瘤医院说该死了,回家过了不到一个月,掉了三十多斤,我们医学上叫恶液质,肿瘤的毒素把人毒了,都中毒了。那个症状现象应该说是癌的表现,百分之百,完全符合,这么疼,打杜冷丁才止得住,不打杜冷丁就止不住,那怎么会这么疼啊?就是那个医生说的“现在还不会疼,会越来越疼,打止疼针也止不住”,就他这么一句话,就止不住了。就这个样子?精神就能这个样子?精神就这个样子。


    3、一动就晕

    我记得我们五十年代的时候,讲条件反射,那时讲苏联的嘛,苏联,有一富贵人家的小姐,十六七岁,患头晕,就把他们城里最有名的、他们家最相信的医生请上来了,一检查,医生说这个病史美尼尔氏症,眩晕症,现在还轻,将来会越发展越厉害,一动就头晕就吐,还没办法治疗。他这一句话,原来那个姑娘还没那么吐,以后一晕就吐,就不敢起床了,一直躺了七八年,最后听说莫斯科有一家红星大医院很好,就到那儿去检查,一检查,按照新的医学说不是美尼尔氏综合症,就说是条件反射引起来的。那时巴甫洛夫学说已经立起来了,巴普洛夫学说开始受人重视了。巴甫洛夫还得过斯大林勋章,说它符合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因为你们非常信那个医生,医生说是美尼尔氏综合症,得了这个病,一动就头晕,一晕就吐。好了,这一句话就起作用了。医生一句话让少女白白躺了七八年。

    4、吃味精也疼

    庞老师,你这是说笑话吧,就这么厉害?咱们讲课讲过这个例子。五十年代,我一个朋友在北京药厂工作,北京药厂还生产味精呢,那时人们对味精还感兴趣,拿着吃一点。我这个朋友搞基建的。他们那个化验室,拿样品来,下午化验完了,他每天下班之前去捏一点吃。那个味精有点好味嘛,那时还觉得味精挺美的。他弄一点,吃了那么几天,他们化验室的说,这小子每天老是上这捣乱,商量商量,治他一下。这天下午又去了,味精样品在那儿放着,拿起来就放,说别吃,已经放到嘴里边了,快点!那不是味精,那是苛性碱。氢氧化钠氢氧化钾有腐蚀性。快点拿稀盐酸灌,稀盐酸稀释好了灌,你这小子看着点啊,大街都挺紧张的,这么灌啊,别把胃烧破了,那就了不得了。弄完了之后,问他怎么样了。他说我觉得没什么事。大伙说张嘴看看嗓子坏没坏。说下去太快上里边去了。正说的时候,下班铃响了。药厂在北京城东南角,他们家在西直门,西北角,骑自行车回家,走到半路就疼得厉害,越疼越厉害,大汗珠子,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车也骑不了,到家以后,他爱人见他一进门就问怎么了?他把经过一说,他爱人是北大医院急诊室的护士,一听,就赶紧往外跑,找了一个三轮车,把他拉到北大医院去,到医院后门诊也没进,直接拉到X光室,给大夫说,给照一照,看是不是把胃烧破了。先看一看,因为医生都懂得,要是把胃烧破了,那了不得,胃里有胃酸,一跑到腹腔里边,面积比较大,一下急性腹腔发炎,没法治疗,不好抢救。他赶紧上X光室,看一看,因为破了以后有气,膈膜下有气,叫膈下充气,一看还好没破,给大夫一说,赶紧打针缓解肠胃痉挛,别弄破了啊,这又不是;灌胃洗肠吧又怕它破了,不洗又不行。怎么办呢?弄少量的氢氧化钠凝胶灌进去,少用一点点。在那儿观察了三四个小时,慢慢疼痛缓解,说回家去吧,反正他们都熟悉,看来没别的问题,不要紧了,各种情形都观察了,开了三天病假。第二天一起来就十来点了,因为闹了一宿啊,在五十年代,职工的纪律性很强,一般请病假得交假条去,他爱人看他没别的事,因为他爱人打了招呼照顾他,看他没事:你上单位交待交待,我也上班去了。他爱人上班了,他也上药厂交假条去。到了药厂交了假条,他们基建科的就说:小周啊,方才化验室的打电话问你来没来,说来了到他们那儿去一下。他就去了。一进门,就问:你小子干什么去了?他把经过一说,你小子神经病。谁神经病?你神经病。我怎么神经病?你不是神经病你胃疼干什么?昨天吃了苛性碱烧的。什么苛性碱烧的,就是味精。还给你留着呢,你看看。他是个中专生,五十年代中专生就可以当技术员的,但是他是搞基建的,不懂得化学。如果搞化学的就知道,苛性碱和味精是不一样的。他也没注意。拿起来就吃,别人说是苛性碱,拿稀盐酸灌他。这不是味精?还在这放着,拿去尝尝摸摸看。你神经病不神经病?味精吃了你疼什么?你神经病嘛。他为什么那么疼啊?就是由于当时大家那种环境很紧张。苛性碱!赶紧拿灌稀盐酸,别烧坏了……他就真以为是苛性碱了。如果他是个文盲,农村的老太太,你说是苛性碱她也不在乎的。苛性碱?我们家尽是碱,洗衣服的是碱,蒸馒头的是碱,没事,碱大点馒头就黄了。她不在乎。苛性碱烧人,因为他是个中专生,他知道苛性碱烧人。腐蚀性很强,他有那个知识,这儿一喊,脑子一起作用,马上身上起反应了,这个精神因素就这么厉害。所以象这个东西同志们得要注意。千千万万别想我得了病难受啊,你不能剥夺我难受啊。我说对,你难受是难受,但是他为什么难受,它里边到底是怎么样的难受,是什么原因引起的难受,那还需要分析了,还需要你人这个自身的情况啊。大家看这个,说他一个月三个月得胃癌要死的,他也疼,他里边不是癌,他感觉到什么了?也是医生说的那句话。你是癌就得疼了。他是真难受,一句话,因为病人也是矛盾心理,病人难受的时候,如果大夫说你不要紧,没事,谁也不高兴。“我这么难受,你说没事?”你要说这个病你快死了,“哎!我快死了。”就害怕。你要说他没病,他也不高兴,你说他有病,病严重了,他也不高兴,有压力,这是病人心理的矛盾状态。怕说病重,还怕别人说没病。一般的病人这种心理状态。所以需要我们病员同学们解除了去。说没病正好。我正好没病。正合适。你可千千万万别再找个病。说没病还得再搞个检查,非得找个病出来不行。当个病人有什么好处啊?当个病人有什么光荣的啊?非找个病干什么?他尽想找,没病非得找出个病来,一旦找出来了,又非常地紧张,非常的害怕。所以这就是这种心理状态。所以难受和身体状况有很大关系。这些方面是医学的道理,我没搞气功的时候就讲这些道理。

    5、关公刮骨疗毒

    庞老师,我这难受怎么办?咱们来点实的,解决点真问题。我是难受怎么办?难受,你自己首先也把心稳定下来。你着急不是也难受吗?你不着急它不也是难受吗?难受,我对抗你难受,我就不怕,也难受不了什么样子。拿这个英雄气概,你有这样的本事。咱们好多人看过《三国演义》,好多看过吧,看过没有,看过关公刮骨疗毒没有?打仗的时候,本来刘备诸葛亮让他守荆州,你守着就是了嘛,他不听,太英雄,还得打曹操,往北攻去,曹操派徐晃挡住了,把他儿子的阵打破了,给射了一箭,给毒箭射中了,射到骨头上去了,把骨头刮一刮,因为华佗是名医啊,华佗有麻沸散,有麻药。关公这个人就是特别英雄,到那儿都是个人英雄主义,他最后死也死在个人英雄主义上了。不过前边这一段个人英雄主义还值得宣扬宣扬。他说怎么办呢?先给你吃点麻沸散,麻醉麻醉。就凭我还需要吃麻药?大丈夫上阵掉脑袋也不怕,还用麻药?甭用麻药,下着棋来吧。好吧,甭用麻药,拿刀刮了。他有硬气功吗,硬气功剌肉也不行啊。这是精神作用,精神因素。你的精神一坚定。它就没事了。就不那么疼了。这跟我们精神作用关系很大。

    6、流氓吓人

    这一点,如果你要害怕,越害怕越难受。你看有的小伙子,挺壮实的,挺有劲。碰上个流氓拿着刀子,我要宰了你,就嘟嘟嘟,栽倒了,吓晕了。他真拿刀子扎着他了吗?没扎,他那是躺着让人扎,吓得站不住了。这精神多厉害!一吓吓得抖落哆嗦了,精神因素呀。那个时候你不要扎他,就是拿刀轻轻碰他一下就晕死了。所以这就是精神因素很厉害呀。你可不要认为这一难受就是个病在里面。我们搞气功就是要解决这些问题。你的精神一坚定,好了,身体里边各种功能就稳定了。这一紧张,一害怕,没病可以得病,还可以死。咱们不是有句话叫吓死人嘛,吓死人这句话都懂吧,什么叫吓死人?没病可以把人吓死了。西医轻的叫虚脱,重的叫休克。

    7、恶作剧吓死人

    我听的事挺多,我上中学的时候,那时我们每个礼拜天回家,上的中学是县里的中学。礼拜六回家,礼拜天回来,回来拿好吃的,有一个同学,在学校门口等着,谁拿好吃的来了,就翻出来吃一口,有一次那个同学拿肠来了。拿什么好吃的来了,我尝尝。不给你吃。不给吃就跑,后边在追。在农村里边,咱们农村的知道,有一种大蓖麻子叶,农村买肠的一般用大蓖麻子叶包起来。他从包里一掏出来就咬,别吃了,一咬咬不动,一抻出来一看,蛇啊!哦呜!吓死了,赶紧往卫生所送,送去抢救,打个针,好了。如果不抢救,也许死,就是吓死的。所以神经作用这么厉害,同志们,可能得了癌的同志们要特别注意,别让医生把我们吓死了。精神要注意要挺起来。这一动起来就没事了。有很多情况,精神一振作马上不一样。

    8、癌症也能当场散

    庞老师,你说的是普通病,这个癌不一样啊。事在人为。那肿瘤要消散肿瘤要消散……肿瘤能散,那癌能散吗?癌也能散。当场也有散的。那谁散了?等会我给大家讲散。你们先接好信息。八八年我上郑州讲学去,信阳还是南阳的我忘了。因为讲课没准备,我想到哪儿就说到哪儿。是个女同志,乳腺癌转移。上次信阳不是来了个头吗,还有信阳留着的没有?没有了。那个女同志是乳腺癌转移,转移到淋巴了,到那儿听报告去了。报告是两场。头场报告听完以后,因为她是我们学习班的人,原来参加过学习班,就看我去了。挺关心我,庞老师,给你削苹果吃,我说给我送什么啊,你们吃吧,给发点气,你们吃。给你送的。我说我不吃,你们吃,我这也没有东西招待你们,正好你们拿苹果来了,你们吃你们自己的,我给发气,我说这个苹果不是你的了,这苹果是我的我发了气了,是我的。跟你拿来的时候不一样了。他们想,!庞老师说得对,是那样。我说你要没拿来以前是你的。你给庞老师送了,我再分给你们吃,是庞老师给你们的,不是你们自己的苹果了,有气了。那时组场这个道理还不那么突出呢。大家对组场还不理解呢。所以那个时候我这么说。我们吃这个苹果干什么呢?我说让你们想你好病。自己想自己的,今天吃不了,明天带去听课,在讲课的场里拿着吃,一边吃一边听课,你吃一口,瘤子散了,吃一口瘤子散了……每吃一口往下咽就想着瘤子散了,就好了。就这么想,这么吃了。第二天晚上去了,“庞老师啊,我这个我没了!”她想说我这个瘤没了,说成是我那个我没了。我说,对了,你那个你原来是个病的你,那个病的你没了,这么想就行了。她说我那个我没了,什么意思?我那个病的我没了,本想说我那个瘤没了,那个病的我没有了,没那个病的我了,是健康的我了,它没有了。

    9、该消就消该长就长

    咱们中心九四年从东北辽宁来了个乳腺癌转移的,转移到脖子上,肿得很厉害。她女儿陪她来的。我讲课讲过这个问题。今天因为是专门给肿瘤的病人讲一下这个问题。再讲一下信息量就更大一点,信息量更大点大家就接好信息了。她得了转移,乳腺癌手术之后,两边淋巴都肿了,肿得跟猪头一样,你看猪的脖子大嘛,所以腮腺炎,颌下腺肿了就叫猪头腮。她那儿肿着。晚上十二点,到了中心,秦皇岛,原来康复二部的柳金香老师接待她,接到宿舍去。她问柳老师,我这个病能好吗?一定能好,肯定能好。我给你发发气,睡睡觉,肯定能好。就睡了一宿觉,第二天一起来,这脖子怎么松了?一照镜子,那个猪脖子没了,粗脖子没了,变细了,一下子没了、消了。哎呀,这个高兴啊,就给大家讲。那次开学典礼上我就讲了这个病例。这个病人的女儿是护士,陪她来的。到那听课,开学第七天讲运用意识,那时讲运用意识跟现在不完全一样。那时讲运用意识,当时在秦皇岛的康复班里边有很多长骨头的。颅骨切了去长出骨头来,肋骨切了长出来,什么胯骨、脊椎骨切了一块长出来,大腿骨切了长出来,那骨头死了,做灭活手术,那骨头长了癌以后,做手术把骨头拿出来,用酒精把它杀死,再接进去,死骨头又活了。讲这个例子的时候她就想,因为她做乳腺癌手术的时候把一根肋骨切去了十二公分,她就想我这瘤子没了,人家骨头能长我也能长。她女儿很怪,那时候也那么想,我妈的肋骨也长出来。等听完课以后,她说:妈,我想了你骨头长出来。我也想了骨头长出来,你看长出来没有?一摸,长出来七公分。她该消的消了,该长的长了。

    10、长肚脐接骨折

    咱们智能功人很多奇迹。什么长肚脐、长胆囊的都有。大家一听,还有长肚脐的?我再把长肚脐的说一说。这是上海电影制片厂的演员高翠,演老太太的。我们是八八年上上海去讲学,那时候她做了手术,做剖腹手术,那个口子比较长,从上腹到下腹,正好经过肚脐,就把肚脐拿去了,具体是什么手术我忘了。咱们有个老师叫于秀春,她是个演员,也是演老太太的。演老太太的碰上演老太太的,她们就亲热点。那年她五十多岁。说得挺投机。说这个气功可有意思了,什么都可以弄一弄。那个肚脐没了能长吗?你给加气长啊长啊就重新长出来了。那个学习班完了之后,她的肚子做手术那儿流水,流水流水就流出个肚脐来。八九年我们又上上海办学习班,一月份去了,高翠又出点事。她拍电影去,车一颠,脊柱压缩性骨折,刚进去十三天。躺着动不了呢。她知道我们上那儿去办学习班。这次办学习班,上次我长个肚脐,我这骨折也能好啊。到了以后,给于秀春打电话,于秀春问我说,老师呀,高翠骨折了,在家躺着呢,怎么办?你给发气呀。她说对,发气。我说骨折也可以一下就好。咱们好多病人就是一下就好,当然也有好多不是一下就好的。她就给发气:一下就好,一下就好……赶紧起来。慢慢她就起来了,往下走。那个大夫说,你怎么下来了?不要命了?这么一动那个脊柱一错位,把脊髓压断了以后你就截瘫,大小便都解不了。她说我好了,不疼了,啊!?你不疼了?你怎么不疼的呢?你管我呢。第二天到黄浦体育馆听报告去,于秀春说高翠老太太好了,我讲课的时候说,好啊,说高翠老太太好了,说一下,她在哪儿呢。她说我在这儿呢。你起来,做个俯身拱腰。我说对了,她今天是骨折第十四天。我讲的这些情况都是神的,特殊的,太神了。给大家加好信息嘛,不能说个搞十年才好啊,就不带这么讲的,但是一般到外面讲课我就不这么讲了。

    11、健康带癌生存者

    咱们在九七年开抗癌明星会,全国来了一百多抗癌明星。有三个是没有全好的。他们是什么呢?是健康带癌者。什么叫健康带癌者?他里边有癌细胞,里边有病灶,就是还能正常吃喝,五年以上的。咱们的抗癌明星都是好了三年以上的。他还没有好,练功五年了,还很健康,还挺正常。有三个是这样的。这儿我附带说一下,这个癌就是没有全好也不要害怕。有一个人最典型,那不是咱们的学员,咱们也没管过他,那时这么智能功还没起来呢。谁呢?大将陈赓。他得直肠癌,诊断出来之后医生没有办法,他自己给自己说,我打了这么多年仗,蒋介石没打死我,日本鬼子没打死我,癌症能打死我了?你们医生说没有办法,我自己看中药书,自己弄点中药吃。二十年!自己带着癌二十年。这说明什么?他是健康带癌者,咱们是有健康带菌者。现在郭林气功的秘书长还带着癌,可能姓刘,他练郭林气功,癌控制了,没消失。今年五月份开会的时候,他说我得了癌这么多年没消失,我还搞郭林气功。可以带着癌,癌也长着,人的生命活动也正常进行,叫健康带癌者。咱们九七年开抗癌明星会来了三个带着癌的,得了五年,还挺好,什么事没有,挺健康。其他的是癌症没有了。

    12、癌症可以一下就好

    11月4号,抗癌明星会开始,4号5号6号三天。唐山市钢铁公司的一个女同志得了肝癌,在天津检查,也是说搞治疗不行,手术也不行了,等死了。她一个侄子在咱们这儿,原来是部队警卫连的,在这儿没走。他说我们那康复中心那儿好多人都好了。姑姑你去试试。别人都说不行了,我去干什么?瞎捣乱。这怎么行啊?你去试试嘛。她二号来的,一报名,她一看挺热闹。因为咱们开抗癌明星会,也插着旗子,挺热闹。这是干什么?赶庙会?本来她说报了名五号再来,一看了就别走了。二号就住下了。住了两天,四号五号开会。咱们开会学员都去听。那些抗癌明星们都讲癌症怎么好的。咱们也有录像,北京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研究室的张教授,还有个教授他们也在大会上讲了他们怎么研究肿瘤的,癌细胞怎么治啊,原来说癌症不能治啊,我们听了也不相信啊,经过我们研究这些年,气功真能治癌,将来我要得了癌,我也搞气功治癌。他们在大会上讲了话。到了六号,这个女同志的名字我忘了,原来是一部的,要开学了,到中心B超室一检查,肝癌没了。不可能呀?还没练功就没了?她七号上唐山医院检查还是没有,她又回来练功,她还有点不放心。到了十几二十几号再检查,还是没有。一期到了最后还是没有,做化验检查还是没有。以后又上秦皇岛开买卖去了。我说你再好好练练功吧。她说我练得不错,我开买卖去了。所以我给大家讲癌症也可以一下就好。


    一、健康情绪

    就是我们自己心里边能不能放得下。你把它放下。怎么放下呢?原来我们脑子里边压力太多,医生灌给你的,那些条条框框。因为医生说了很多这个病不能治,那个病不能治,脑子打的烙印太多,压力太大。一开始到中心来,老学员知道中心了,一开始来的学员:就这么比比划划就能治了病?这不瞎捣乱。哪是什么肿瘤要消散,纯是瞎捣乱。他也不信。一开始来了也不信。他练了一期二期了,我们老学员他没好,他们嚷得再欢,消也是不好消。就是因为脑子里有这个概念。有这个概念就麻烦了。要变。你这变什么呢?我这一定能解决问题。自己没事总是问自己:老庞啊,信心足不足啊?足!足什么啊?我一定能消散。这就是没事自己问自己,自己跟自己对话,你经常可以这么对:老庞啊,怎么样?信心足了。自己经常那么问自己,这样的话,慢慢慢慢就使我们脑子里边就不知不觉地,那个意识会往深处渗。你可以想我病好了,消了,这样想不行,这样想它不影响生命活动,我们人体里边的功能一层一层的,尤其是脑子里边有很多层,现在心理学的潜显意识;平时想的那些意识,显在的意识,用逻辑思维,想什么问题,就习惯了。这样用逻辑思维想问题,不容易想开,不容易影响身体。你想高兴这个词,身体也不高兴,你看那个哭它也不哭。这是显意识。潜在意识就不然了,里边深一层的意识,那层意识形象性很强,它就能够聚气,那层意识就能够影响生命活动。比如说,我高兴,肿瘤要消散。这么随便说就不行。你想我高兴,怎么样高兴?高兴是什么样子?眉开眼笑,想着眉开眼笑就这个样子才行,想着眉开眼笑。我高兴——耷拉着脸,皱着眉,能那样高兴吗?一说高兴,马上想起高兴的生命状态。得支配自己要表现出那种生命活动。一开始,你要会这么锻炼。一想高兴,就高高兴兴。这样高高兴兴气血就流通了,气血就通达了,这一点非常关键的,你看别人眉飞色舞地高兴,喜上眉梢,人逢喜事精神爽啊,都轻飘飘的,神气!一看就高兴。你看高兴的时候什么样子、什么表现?你看倒霉气,脸上一层发灰,眼神也没有。相面的怎么相面?相面的一看这个人要倒霉了,一看,脸发灰,睡不好觉,心里也憋着,脸也没精气神,眼睛也抬不起来,一看就是倒霉的。没有特别高兴的时候,喜事一个接一个的时候,能那么耷拉着脸的,没有。一高兴了,眉飞色舞,喜笑颜开。那我们现在也没什么高兴事啊?没高兴的事,你先造个形似,造势,造那么个形,高兴,眉开眼笑。眉一开,好里边气血就通达。要给自己制造这种良性的生命活动状态,制造良性的情绪状态。西方有一种新的心理学,说人没有情绪,就是一种行为。说什么叫高兴?就是脸部肌肉一收缩,刺激神经起作用。它这里边我想就是用这种运动来影响生命活动。用高兴的运动,愉快的面部表情,从事这样的运动了,这么一运动它就刺激神经,一刺激神经,神经系统里边就有一个感受,有愉快的感觉,有愉快的感觉就能使身体里边产生一种健康的变化。西方心理学我是很反对它的,但这一点我觉得对搞智能功有一点用处。你不高兴,就先傻笑,没人跟你笑吧,照镜子,嘿嘿,照镜子,这么嘿嘿一傻笑,你看那么一笑,马上心里边感觉不一样了,脑子里边的感觉也不一样了。这么嘿嘿一笑,脸部的肌肉一收缩,产生的作用对神经是个刺激,这个刺激对脑子是个特殊的感受。要用这样的自觉的主动的来搞点好的表情。没事可以搞这个:嘿嘿……你自己别顾及自己出的傻相。一开始你不会搞的话,傻点也不怕。反正你傻点也高兴。你就嘿嘿嘿……再就是录上音,放出来听一听。照着镜子看那个相,放放录音,听听那声音,这么一搞,挺好笑,真笑起来,情绪就变了。我们大家那么一笑,马上感觉不一样了。我们坐了一个多钟头了,咱们两点一刻来的,大家也没觉得累,高高兴兴的听,也觉得挺美。庞老师一讲还挺高兴,挺带劲。什么道理?情绪,拿这种健康的情绪使我们的生理朝着健康方面发展。所以我们一定要会运用健康的情绪,自己给自己创造健康的情绪。你看咱们这老病号老同学要给自己变,从今天开始,马上就会变,要会高高兴兴。一见面就“嘿嘿嘿!哈哈哈!”变样子了。如果能这样子,总这么嘻嘻哈哈、高高兴兴、愉愉快快,这样子欢乐的气氛就起来了,这个气场就不一样了。这个气场对我们人的作用很大啊。健康的东西,在国外搞过这个植物实验。在家里放盆植物,一进门,你对它高兴,那个植物发出的电磁波是比较和谐的,你要进门不高兴的时候,它也感觉到了,放射的电磁波就不那么和谐。他们说植物也有神经。那不是神经,他们不懂得混元气的道理,这是混元气的混化作用,混化的生命现象,那是新陈代谢的表现。他们西方说植物有意识,因为看到电磁波不一样,他们解释错了,电磁波的现象和意识不是一回事情,但是情绪能够影响它。如果有个比较特殊的描记电磁波图谱的,这有个植物,想拿个刀使劲把这个植物砍下来,那么一狠一砍,里边的电磁波就起变化。这是意识对它起作用,混元气对它起作用。植物没意识。人的意识在混元气,他那个混元气不是生长的、有益的,是有害的,起个混化作用不正常了。大家要是是个高兴的气场呢?大家起的好作用。所以懂得这一点了,同志们之间一见面,你高兴,我高兴,大家都高兴,身体都好,高高兴兴,都给送好的。好好好,要是说好的时候,你得心里边想那个好的状态,你要是说好,一见面:你好(没精神很勉强很不情愿的样子)不是那个样子。一说好,就得想那个好的那种状态,那种病好的状态。他不会总是想到他总是很好,他的肿瘤肿物正常了,没了。要这样去想,得带着那个形象意念,这样去想。情绪这么一变,大家整个的心情一欢乐,都感觉舒服了,疼的人他怎么不疼了?气通了,一高兴,气血流通了。就经常这么想。我想这是第一。

    二、“和气充化”

    第二,就不光是一般的情绪问题了,得用点气了。咱们这个气怎么用呢?咱们肿瘤这个气呀,我想也教点象咱们给白血病说的,教他们洗髓,咱们肿瘤的话呢,我教大家,我最近也想了想,给你们怎么样把这个肿瘤快点消了。以前忙,就没能安下心来认真想一想,怎么发音把气引到瘤里边去啊,怎么把那个瘤营养充足,它的细胞里营养充足。它营养充足不就不成瘤了嘛。每个瘤子每个细胞周围里的气都通了,要通,要转化,化成正常的细胞。它不化就死了,死了就吸收它,因为那个癌细胞也在分裂,从好的细胞变成癌细胞,从正常变成不正常,不正常的话就分裂,分裂成癌细胞。如果你给它一个好的信息,这个癌细胞又变成正常细胞了,变过去。咱们考虑考虑,给个条件,让癌细胞变成正常细胞,要这么转。怎么搞呢?我在那儿练功没事的时候就体察,当然我身上没癌,同学们也不会想庞老师你长个癌消给我们看看,大家也不希望这个样子啊。但我考虑考虑,怎么能把气往里引,怎么去引,就琢磨琢磨。咱们不是有意念引气、形体引气,还有音声引气吗?怎么把那个气,一发哪个音,能把那个气是好气,充到肿瘤里边去。这就给大家琢磨琢磨两个字,没事大家就发这两个音,第一个发音,发和气的“和”。要注意,吸气时发“和”,别发出来,一发“和”,这个嗓子就张开了,把嘴张开,不要张大嘴,把嘴张开,一发那个“和”,往里一吸气,嘴张开,嗓子张开,这称为喉呼吸,喉部气一进,发的声音小点,那么一吸气,那个瘤在哪儿就想哪儿。往那儿吸气,吸到瘤那儿去。一想,吸到瘤那儿去,吸完气以后,把嘴闭上,就发这个“化”,也是用喉呼吸。HUA,H也是个喉音,U嘴音,A,发“化”这个嗓子也得张开。一化,气往里边一散,从瘤那儿,和气进去了。一化,就把它散了。我这儿说,你那儿就想啊。咱们听完课之后,有的瘤就散了,没了。你想。一吸气,和——化——把瘤化了。先发音,发熟了,发“和”嘴就闭上了。往那儿吸气,发“化”的时候,嘴闭上发“化”,憋着气,憋到瘤子那儿,化——一开始憋着气,吸到那儿,这儿化,这个样子。没事就这么发音,所以我想这样通过音声就把那个和气引到那个瘤每个细胞周围,充到瘤里边去,再去转化去,化——化——那个瘤就没了,那个癌细胞就变成正常细胞了,那么大个块块就化成气了。

    咱们同志们看过那个气,练过看手的气没有?还没练过噢,有的同志练过。我说一下,你看同志们把手这么放着,前边太亮就把光挡上一点,把那个手拿腿作背景,如果裤子白就不好看了,拿有颜色的裤子,眯着眼睛,眯个缝缝,看手周围雾气昭昭的一层,往外拉开一点,看自己的手,手指头周围有那么两三个毫米,很明显,然后再远一点,有的是雾气昭昭的,有的是白色,有的是灰色,有少数的人是有颜色的。把手拉开一点,中指头离开一两公分,一拉的时候,你看中指当中有个气柱柱,筷子一样的柱柱,也是雾气昭昭的,往外一拉开,再合上,一合就往里边进,这个气,两个手快碰上的时候,你看那个气就比较明显了,你看手的周围都有这个气,应该大部分人都看得着。看到没有?(看到了)没有就多练练气,看看那个气。周围有这个气,里边有这个气,这个气往身体里边充啊充啊,透啊透啊,透进去了这么一化,化成正常的了,把那个瘤体化成气。那个气还可以长正常细胞。慢慢这么化,反复化就把瘤化了。我们就用几个办法,高高兴兴愉愉快快,再经常念音,发音,再看气、化气,闭着眼睛想身体里边都一团气,看手周围这样的气,里边这样的气,雾气昭昭,就化了。就这么搞,这样有了情绪,心定下来,安静下来,要认真去练,咱们平时练捧气贯顶法,多练拉气呀。你可别小看这个拉气,这个拉气很厉害呀。拉气拉得要慢,手上的气感越大。大了之后把手往有病的地方那儿放。往里一放,想着里边象往里一摁一样进去了。一“和”和进去了,那儿一充一化,反复这么来气就通得好了。发“和”是一个。发的这个“和”实际是个“喝”,一张嘴喉咙那儿开,因为喉咙那儿一张开,那个气就非常容易往身体里边各个组织渗透,往哪儿想就往哪儿渗。所以大家这样反复练,反复体会,没事就那么练。平时你要喘气吧?有时间就喘气,“和——化——”这也不累。随时随地都可以搞,走路也行。躺着也行,坐着也行,练功也行,休息也行,随时随地都可以搞起来。咱们用音声来引气。引动里边气的变化,所以我想咱们首先对这个癌症有个认识——它不可怕,没什么了不起的。它里边生命力比较旺盛,一化,化成正气以后气更足点。以前我都讲过呀,把肿瘤和半身不遂的人放到一块儿,可能半身不遂的接气接得多一点。你看这儿好多气都长啊,有气场,有生命力啊,这半身不遂的缺气啊,它收起来,他会不会得癌?不会。很可能对半身不遂有作用。因为有生命力,所以我们知道有这个生命力。把生命力变成正常的,这就有信心了。再加上健康的情绪,高高兴兴,愉愉快快,再这样拉气、抻气,看气,往里边念气,这么几个气,尤其是这个“和”是和气,“化”是把它化了。这两个字很好,一化,这个化本身能带动身体气机变化。而且这个字意思也挺好,把它化了。所以经常想和气,和和气气,和气很充足,把它化了。这么一想这个化,想到那儿就把那儿化没了,正常了,就要这么想,你要想到位置上去。有的同学一下就没,你要想一下就没。它是不是一下就真没了?不要管它。一下就没,一下就没……经常这么做。坚持下来就解决问题了。我想给大家讲一讲,今天回去之后,摸摸,有的肿瘤就没了,就没有了,有的小了,软了,有的不好摸,多少也有点在起作用。当然我们每个人也要反复认真地这样练,回去之后你们查一查,没有了的可以给大家报个喜,大家互相鼓励鼓励,他这儿行,我这儿也行,自己也努力那么做,信息就起作用了。我想这是专门给肿瘤同学们搞了一下。专门讲了讲。专门给肿瘤的解决问题的,这样信息量会大一点,更集中一点。所以每个同志们心里边彻底变。以前我没好,现在从今天我是一个转折点,我就转折了,我让身体抵抗力强了,气足了,通了,就一天一天地好起来了。



  •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在线客服

      首页|Archiver|手机版|联系我们|

    Powered by Discuz! X3.3 Copyright © 2001-2012 | 智能气功  版权所有 (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网站备案 鲁ICP备11011354号-1 ) | GMT+8, 2022-8-16 20:36

    返回顶部